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回复: 0

胭脂泪之忘川

[复制链接]

914

主题

914

帖子

278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783
发表于 2017-6-19 10:5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楔子   

  我站在一座桥上,静静地看着桥下那大片大片的火红色花朵,还有桥上过往的人。   

  桥下的河水,时而湍急,时而平缓。我已不知多久,就这样不分昼夜的看着。看着一个一个的人步入轮回。而我却不知自己从哪里来,往哪里去。   

  甚至,不知自己前世。   

  (一)   

  忘了说,我站的这座桥,叫做奈何桥。桥下的河叫做忘川河。河边火市场上真的没有红花牌白癜风胶囊红的花朵,叫做彼岸花。   

  忘川是一个很美的地方,白天,天空是蓝色的。如果你看到紫色的天空,那便是夜晚已经降临。   

  我已不知自己在这里多久了,只知道,从我醒来时,我便在彼岸花丛中那个阁楼上。我曾想向那些人一样,喝下孟婆汤,进入世间轮回。可是黑白二使会阻拦组我。   

  我也想过自己会不是属于这里,似乎这里的人都非常尊敬我。可是,也许只是因为那个每天都来骚扰我的陌生人。因为他们都要向那个人行礼。   

  今天天气很晴朗,我坐在忘川桥头的石桌边上冥思苦想着天地万物的起源。好吧,其实我只是在想我是从哪里来的。   

  正当我注意力集中,脑洞大开之际,面前出现的那张放大的脸把我吓回了现实。   

  对面那个谁谁谁,哎呀,似乎我又忘了他的名字。不过我知道,他就是那个从我醒来就不时骚扰我的人。   

  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忘川又在这里思念情郎呢?哎呀呀,不会是本公子吧,本公子这样倜傥、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又来了,他经常这样自恋的认为自己长的天上仅有,地上绝无。我听的烦不胜烦:“那个谁谁谁,我不叫忘川,虽然我忘记了自己叫什么。”   

  我承认,他长得还不错,可是一开口就破坏了所有美感“就你还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难道你不知道这忘川除了仙就是鬼吗?这里的彼岸花你不来也常年开着...”   

  他停了下来,看了我一眼,神色是我没见过的人真:“不管你信不信,你都叫忘川,不管以前还是以后...”   

  不知怎的,我突然间觉得,他的语气是那样的哀伤。   

  “你是不是知道我的前世?你告诉我好不好?”我突然觉得,他知道我的一切,我所忘记的那些过往。   

  “哈哈”他笑了:“看来你被本公子迷倒了呢,老实说,你是不是爱上本公子了?”   

  “谁会那么不开眼看上你,谁要看上你,那绝对是她倒霉。”我丝毫不客气的揭他的底。   

  “对呀,就是倒霉呀,你猜对了呢”他笑着对我说,清澈的眸光里都是我的影子。   

  我突然不想再看,更不想去问,即使,他知道我的过去。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紫色的天幕下那挥手向我告别:“忘川,你要记得,我不叫谁谁谁,我叫白箬。一定要记得。我下次再来看你。”   

  嘁,谁要记得你,我不屑的转身回到了彼岸花丛中的阁楼。   

  我其实已经记不得什么时候认识他的,只记得那忘川百年下过的雨后,他都会踏着彩虹而来。也许已经过了七、八百年了吧。   

  (二)   

  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我换了个地方,坐在桥边的往生树上思考万物的起源。   

  “你看,那不是祁水神君吗?”   

  “可不是,听说祁水神君在下凡历劫时需要经历三世苦修,却在第三世遇到了天魔,因他放走了天魔触犯了天规,天帝震怒,罚祁水神君九世轮回。祁水神君与天帝下了注,如果祁水神君不赢,怕是最后要去无妄界面壁千万年呢”   

  “那不就相当于放逐?”   

  “岂止,你听说那个神去了无妄界回来的吗?那里的环境非常挖掘出自己身体内潜藏的骨骼问题残酷,九死一生形容都是轻的。”   

  “神君已经轮回九世了吧”   

  “不,神君与天帝协商,放弃了第九世轮回,换的忘川一轮月弯。”   

  那两个鬼差渐走渐远,我无聊地打了个哈欠,万物的起源还未知晓,却听到了这样一个大八卦,有意思。也不知那神君何方神圣,竟放着轮回不去,来这忘川一轮月弯(即半个月)。   

  刚从树上跳下去,由于坐的时间太久腿脚发麻,我脚下一滑。我都将脸捂好,准备和桥头的石墩子来个亲密接触了,却不防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哎吆,忘川,一晚上不见,你这麽想我?竟然主动投怀送抱了呢。”   

  当这个欠揍的声音一响起,我就知道,又是那个,那个谁来着?这记性,似乎从醒来就不好。那个谁呢?哦,对了,叫白白来对吧。   

  “那个,白白啊,我不是故意的,就是脚...”我还没说完,就觉得脚又滑了一次,趴在了地上。   

  我抬眼望去,刚要指责他,就见他气急败坏的:“你才叫白白,我叫白箬,你为什么总是记不住!”   

  “我才该生气好吧,你要么把我扶起来,要么就走,废话那么多。”我趴在地上哼哼唧唧。   

  对视了半晌,终于,他伸出手来将我拉了起来。不知怎的,我觉得这样的场景好熟悉。却在握上他的手时觉得脸上很热。   

  不等他开口在说什么,我赶忙说:“我受伤了,回去养伤了。”然后就逃之夭夭的回了阁楼。   

  (三)   

  眨眼时间就过了十多天,今晚是弯月。这十多天来他每天都会来看我。陪着我说话,或者拉着我去忘川河边散步,虽是枯燥了些,不过他每每总是能把我逗笑。   

  今天他没来,我觉得也应该去看看,也许他在桥上等我也不一定。   

  我梳好了头发,准备插上那支从我醒来就戴在我头上的白玉簪。我将它拿起来,对着头发比划了几下,觉得簪子上面似乎有什么凸起,仔细一看,似乎是一个‘箬‘字。   

  我没有多想,将它插在发间就走了出去。   

  今日他也没在桥上,也许他是有事吧,我这样想着。看见迎面一个鬼差抱了许多书走过去,我将他拦下。   

  “这书是要送去哪里?”   

  “这书是上头要求焚烧的。”   

  “那我先拿一本看看”   

  “姑娘不可,上头有令,今晚子时前必定要焚烧。”鬼差为难的说到。   

  “我就看一看,今晚必定将它送还。再说,也没有别人知晓。放心吧。”   

  那鬼差想了究竟白斑是什么病想,略有些为难,但还是答应了。   

  我拿着书回到了阁楼,坐在桌边翻看了一眼,大体是写一些天界秘史。我漫无目的的翻着。不知怎的,发间的白玉簪掉在了书页上,我将它拾起放回发间。再拿起书时,正巧翻到那页印有祁水神君的纸张。   

  想起那两个鬼差的话,我来了兴致,翻看着。   

  记载中,千年前,祁水神君下凡历劫,第三世,也就是九百年前,祁水神君遇见了天魔,那天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9 16:47 , Processed in 0.263747 second(s), 28 queries .

农资人 就上植物生长调节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