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回复: 0

借你一张茶几

[复制链接]

898

主题

898

帖子

273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737
发表于 2017-6-19 10:44: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吴大兵的家住在枫林,那里有成排、成片、成林的枫树。   

  那是大兵与他的伙伴们儿时的乐园,虽然在那里他有过很多的烦恼,却也从来不缺少快乐,因为他喜欢自己的家乡,尽管自己不是真正的属于那儿。   

  枫林是一个小地方,一个小山村。那里的树多、树大,比较容易招风。那个地方的人与那个地方的树一样招风。   

  吴大兵家门前有一座桥,关于那座桥一直有一个传说,传说中的那座桥是悲凉的。传说在很久以前,每到傍晚的时候,过路的人在那座桥上都会隐约听到有寡妇在那儿哭泣的声音。也因此,村里的人都给它取名为“寡妇桥”。   

  现在这桥还是这个名字,但是桥上的哭声只在传说里了。   

  所有传说中的悲凉,在被流传下来的时候又多了一份莫名的诡秘,让听说的人不寒而栗。吴大兵也是。   

  很小的时候姥姥就给他讲了这个传说,那时候吴大兵的个子与胆子都很小。所以,自从听了那个传说之后,每每天黑的时候,吴大兵过那座桥都是飞奔着跑过去的。   

  虽然他不信那个传说,他也没有听到过传说中的哭声,告诉自己那是不存在的,但是他自己心底的害怕却是存在的。   

  每一次的路过,都加深了他的质疑,却不减他的害怕。有时候,甚至还有一丝的恐惧,说不清也道不明。   

  后来,吴大兵开始盼望着下大雨。他坚信那样河水就会涨上桥面,桥底下藏着的一些可怕的东西就都会被水带走了。这时候,心底的害怕似乎也被河水一起带走了。    北京中科帮白癜风患者们照亮幸福的路

  当然,雨,也下过;水,也涨过;可是大兵心底的害怕,却未曾离去过。   

     

  (二)   

  吴大兵有一个聪明伶俐的弟弟,比自己小不到两岁,却比自己优秀不止两倍。关于他弟弟,在自己的家乡枫林,优秀地像一个传说。   

  可有谁能料到,到后来他就真的只成了传说。一个大兵见证过的传说,不质疑、不害怕,但同样悲凉。   

  偶然一次,大兵在整理弟弟遗物的时候,翻到了他曾写的一片短文,题目是《关于植物的酒精中毒》。这是他的参赛短文,在后面附有一张奖状。弟弟在写那篇短文的时候,都还没有到尝过酒的年纪。在那样的年纪里,酒精只是书本上的字眼,存在而虚无。   

  大兵草草扫了一眼,便把它搁在一边。他不敢细看下去,他害怕记忆会不自觉地浮现在脑海,只有他自己知道,弟弟在写这短文的时候自己曾经给过多少意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像是他的酒后真言,而由弟弟用文字记下了它。   

  如今,它却是一种灼痛的烙印,一种不祥的预言。出自他口,出自他笔。   

  我们会像一棵树那样成长,但我们不会像树那样站成永恒。   

  然而,长大确实是一件多不容易的事情,除了要经历风雨,还会遇到许多意外。例如,酒精中毒。   

  当意外发生在听说之中时,我们似乎与之毫不相干;当意外发生在身边之时,束手无策的我们实质与之也毫不相干。   

  大兵总会劝说自己,一切早已落定,一切也无法改变。   

  当弟弟被中毒之后,一个大男孩,他却还是哭坏了眼睛。天气不好的时候,眼睛总会不自觉地流眼泪。医生说白癜风患者吃黑豆有助于病情恢复那是沙眼,只要用药,过段时间会好的。   

  那时候他已经开始上大学,他不再常常看书,他不再用眼过度。虽然眼睛没见得好起来,但也没见得变坏。总而言之,这也算是一件好事。   

     

  当事情没有变好的时候,它总会有办法变得更坏。我们除了选择接受,别无选择。   

  听说那天的天气不是很好,是一个阴天。   

  大兵的母亲去了弟弟的学校,要去看望他的弟弟。母亲的记忆像倒带一样,回到了弟弟上学的时候,她要去看看自己的孩子,这是一件正常不过的时候,但是事实已经没法倒带。   

  时间可以延长或是缩短,但是无法倒转。每一个昨天只会变得越来越遥不可及,“过去”也只是一个传说。   

  当一个人离家出走的时候,我们可以把他找回;但当一个人走了的时候,又该去哪里找回,怎么找回呢?   

  母亲去过学校几次,每次到后来才想起自己的孩子早就不在了,就自己一人在学校大门的不远处伤心的哭泣,伤心过后独自一个人回家。   

  大兵在学校从电话里听父亲说这些事情以后,他很庆幸母亲还没有失心疯。随后他又担心在将来的某一天,母亲会疯掉,然后走失、流落街头……   

  他担心的一天来了,但母亲不是疯掉走失了,而是与弟弟一样永远的走了。大兵的心像是被千百斤的石块压住,不能呼吸。他感觉自己的眼睛很干涩,难以忍受,却不能挤出一滴的眼泪。   

  他在风中疯狂的奔跑着,身边的一切都在离他远去,曾经的童年,曾经妒忌的弟弟,曾经疼爱自己的母亲都变得那么的飘渺了。   

     

  大兵回到了家乡,母亲的葬礼办完之后,他没有回校。他决定留下来陪陪父亲。   

  不久前他们的小山村修建小水库,父亲的左脚掌在工作时由于不留心被钢板扎了一下。大兵现在才知道,但这已经是两个月前的事了。   

  晚上,大兵走过家门前的那座桥,他还是没有听到哭声,或是关于悲伤的任何声音都没有听到。   

     

  (三)   

  有人约了他,可能也是想安慰多点医还应久在乡中行他。他觉得自己也该去喝瓶酒,在弟弟走了之后,他对酒是敬而远之。   

  还是那些伙伴,只是不再是轻松的氛围。确实,这些事大家可能都会遇到一些,但没几个人会在短短的两年里遇到这么多。   

  那天大兵喝了很多酒,没有人拦住他。   

  大家把他送到桥边,他不肯回家,一屁股坐在桥头边上,说要睡觉的回去睡觉,不睡觉的可以和他说说话,没人陪那就自己说。   

  他没有管身边的人,自己就开始胡说了。说了什么,身边的人也没有听清,只见他满脸的鼻涕眼泪。   

  他抓住旁边一个人的手,说可以不可以借你一张茶几。   

  大兵说不用很大,他只想再借张,摆放自己的杯具(悲剧)。   

     

  这之后,枫林再不见大兵。   

  枫林又多了一个传说。   

     

  大兵,如果你借到了茶几,记得要把它摆在家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9 16:55 , Processed in 0.269837 second(s), 28 queries .

农资人 就上植物生长调节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