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回复: 0

盲行 _0

[复制链接]

898

主题

898

帖子

273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737
发表于 2017-6-19 10:36: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11年11月,我第一次踏上这座北方城市的土地。出站口的时候,我看见陆娆正在广场上的台阶上一上一下的来回跳着,不时搓动着双手。四年了,她看起来没怎么变化。那种美依旧透露着芬芳和诱惑。?   

  ??等了多久。我悄悄的走近,而后努力想让自己的语气比起电话里变得更亲近些,可是等到说出口后才发现真的有些不可咀嚼的生硬。   

  ??嗯?嗯。没多久,刚到!她转过身来,表情有些惊讶,又或是不知所措,或许未曾想到我们会这样见面。   

  ??嘿嘿!我指了指她冻的发红的鼻子,笑了笑。   

  ??呵呵!她的脸瞬间变得红扑扑的。   

  ?我心神一动。这何其相似的笑容牵引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的记忆浮现出了许许多多多年前的场景,那些仿若昨日的画面让人觉得生命似乎像是被人凭空掐短了一截,曾经的痛苦不可抑制的漫延到此时,似是从未间断!   

  她笑着伸手提我的背包,我摆摆手拒绝了她。   

  不用了!我说。我自己来。   

  怕我提不动!她缩回手笑着说。   

  提的动!没必要。   

  是男人的绅士心理不允许吧。   

  走吧!我笑笑,未置可否。   

  ??我们一起打车去了旅馆,车厢里有些闷热,也许是如此的环境所至,我稍稍感到有点燥动和压抑!我们一路无语,直到我在房间里点上第一跟烟!   

  ??翼,我们真的好久没见了!她说。   

  ??是!   

  四年了吧!   

  四年!   

  她伸手示意我给她一根烟!她的习惯看起来并未改变。我连并火机一起递给她。然后安静的看着她优雅的把香烟点燃。那时明时暗的火光像我心里的期待一样,对她朱唇贝齿间吐出的下一句话的期待。但是她一直没有再说话,我未曾预料到这种状态,那些来之前设想好的语言也在我渐渐意识到目前状况的过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想说些什么,改变现在的情形,但是却什么也想不起来,短暂的安静演变成让人窒息的长久的沉默!   

  ??我心里的彷徨与震惊无从描述,时隔多我不了解北京白殿疯医院那个看的好年重逢的初始,我们竟然连语言都如此匮乏。我想我们的初衷,都不过是想以曾经彼此的熟知回避那些本为平淡的寒喧,但却没有想到会落入这熟悉与陌生交织的尴尬。也许真的是分别的时间太长了,长到我们之间连这种曾经的熟知感也已变得陌生,就像是偶然发现了一个儿时的玩具,当记忆被发掘出来时,仅仅是惊喜一瞬,感觉却已远去。我承认她依然在我心里,但在那一刻,我确信,除了香烟,我什么也不需要!   

  她的表情与微笑依然安静优雅,却也一直缄口不语,我把目光迎上去的时候,她起身倒了一杯酒给我,而后自己转身坐进宽大的沙发里,与我对视,只是抽烟。她的目光柔和而平静,一如多年以前,我努力迎视着她,想尽可能的也让自己看起来像她一样,但在她笑意越来越浓的眼神里,我知道我做出的是失败的尝试。但我并不意外,如果我能平静面对她,又何必来见她。   

  我把刚点燃的香烟换在左手,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灼烈的酒水让我的喉头都有点发热,刚刚组织好的言辞未到嘴边便被溶化在这灼热的温度里面,又重新被吞回了腹里。沉默无可奈何的在她的笑容里再次延续,我很懊恼,也很奇怪,对于眼前的处境。   

     

     

  2    [u此些病症你需在选治地时多考量rl=http://m.39.net/baidianfeng/a_4787801.html]北京白癜风医院[/url]

  尹溯是在陆娆离开一个星期之后找到我的。她来的时候我已经在房间里呆了整整一个星期,每天除了睡觉,就是抽烟喝酒,日子过的昏昏噩噩,形容颓废、装束邋遢。痛苦的日子因为无事想做、无事可做而填满了空虚、惶恐和不安,并在之后的记忆里变得无迹可寻,即便多年以后,任凭我努力的回忆,也只能想起它确曾单纯的存在,而找不到其中的任何内容。   

  ??她说,翼,你真的有些苍老的感觉了。   

  ??是吗?我对着镜子按了按发白并有些浮肿的脸。   

  ??看来你还抱有希望,也许她会回来!她拿起我刚打开的酒瓶喝了一口,然后抿了抿嘴。   

  ??怎么说?我点燃一根烟,抽了一口。   

  ??有希望,才会有痛苦。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简直像一堆狗屎!她把酒瓶递了过来,然后挑衅似的笑了。但我也会为你祈祷一下。   

  ??嘿嘿,谢谢。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希望和痛苦都身不由己。我接过酒瓶喝了一口,然后放在一边。谢谢你的祈祷,你应该多为自己考虑。   

  为我自己?也许我的祈祷为的不只是一个人。她低下头摆弄裙边。   

  我熄灭手中的烟蒂,拿起酒瓶喝了一口,静静的看着她!   

  ??怎么样,有没有考虑过跟我在一起?她抬头看着我。   

  她的话让我心里轻轻一颤,我拿起酒瓶又猛喝了两口。   

  她没有继续说话,只是慢慢站起来褪下了衣裙,洁白如玉的身体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刺眼。我感到眼前有些恍惚,呼吸也变的急促,在颓废掩抑下逐渐沉寂的本能也在瞬间爆发出来,我不顾一切的拥住了她。。。   

  ??等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尹溯已经离开了,桌子上放了一封信,她事先计划好的一切在我精神昏暗时未曾注意到的征兆里发生并结束了,从头至尾,我毫无察觉。   

  ??“很抱歉,不能陪你到最后。我已经决定离开商城了,去哪里不会告诉你,我想你也不会在意我告不告诉你。今天中午出发。其实我知道,也许你的生活里从不需要我的存在,但我很乐意的充当了一回过客,希望你的人生从此能留下我的印记。再见!”   

  ??握着那张布满泪渍的纸,我忽然感到莫名的烦躁和压抑。痛苦?谈不上,又或是被掩盖在了陆娆的阴影之下,心里好像失落了一块,空空落落,以致躁怒、无所适从。我把手边能抓到的所有东西砸了个稀烂,然后无力地跌坐在床前喘着粗气。翻倒在脚下的半瓶白酒被我一口气灌进胃袋,喉头灼烧撕裂的痛楚让我再也顾不了胸口的翻腾,我仰靠在床沿,无力的喘着粗气,渐渐昏沉的大脑里开始闪现火车开动的画面,我用手指不断用力按压着发酸的鼻头,却不可控制的泪如雨下......   

  3   

  过得还好吗?陆娆熄了手中的烟,抬起头看着我,终于打破了宁静。   

  还好,你呢?我有点不知道说什么。   

  呵呵,还好?我也是!怎么想起来见我?陆娆嘲弄似的笑笑。   

  路过!信吗?我找回点什么。   

  不信!她撇撇嘴。   

  嗯!我搔搔头。算是个仪式吧!这么多年我始终无法放下,无论怎么样,我觉得还是应该见见你!坦白说。   

  那尹溯呢?她编辑评语每个走过青春的人都有自己对爱情的看法,盲行就是我的看法。任何一场感情里都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性,从相遇到相识再到相恋都不是必然的,这其中太多的偶然因素让人或牵手或重逢或走散,就像一场盲目的行走。能预见和控制的范围实在有限,只有眼前,有时甚至连眼前也是未知。很多人把希望和预见弄错了,希望的不是总能实现。可能这就是爱情吧,难知其所起,亦难知其所终!也可能只是我眼里的爱情!(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9 16:58 , Processed in 0.282494 second(s), 28 queries .

农资人 就上植物生长调节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