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回复: 0

赖河大伯

[复制链接]

614

主题

614

帖子

187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871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赖河大伯原本是可以被人们称为英雄的。其实有时候英雄与狗熊之间只隔着一条线,一步跨过去就成了英雄,赖河大伯没有跨过这一步,所以他没有成为英雄,但是,也绝对没人敢说他是狗熊。   

  赖河大伯姓李,独门独户,闹日本的前两年,他爹带着他来到北柳村,在村西买了三亩半沙土地,就着地头盖了两间坯窝窝,靠种甜瓜过活。   

  北柳村跟着吕司令扛过的总共有俩人,一个是高老更,另一个就是李赖河。当兵那年,赖河大伯二十一。   

     

  一   

  柳树炮架好的时候,天色已近拂晓。风拂过树梢,扑簌簌细碎地响,闹了半宿的布谷鸟,终于停止了哀鸣,大概躲进窝里睡了,坟地里静得怕人。三门炮倚着坟头一字排开,屁股上的引信捻子拖出五尺多长,炮口指向不远处仍然黑黢黢的土路,黑暗中的日本兵,暂时是虚拟的。   

  部队人多少,对付日本人,只能打游击战、麻雀战,能打就打,不能打就跑。木匠宋秃子,伐了一棵老柳树,锯成三截,掏空树身,趁着夜色剪来一段日本人的铁丝网,绑了又绑,箍了又箍,倒腾半个月,做成三门柳树炮。   

  伺候这三门炮,十二个人忙活了多半宿,宋秃子仿照过年擀炮仗的方法,往炮里添上足够的炮药,拿木头棍子撴实,再填进两簸箕婆枣大的石头子,再用胶泥把炮口封严实,再固定到坟头上。   

  大户人家的坟地,坟头子密密麻麻摊了一地,显然,主人家没心思修葺,槐树棵子、榆树墩子都长疯了,虽然茂密,却显得杂乱而荒凉。班长曹富贵把托往墓碑上轻轻顿两下,战士们便聚拢到一起,从班长的沉默中,大家感受到了他脸上的严肃和凝重。   

  良久,宋秃子说:班长,开弓没有回头箭……   

  曹富贵拦住宋秃子:别说了,你带大伙儿进道沟,等俺。   

  李赖河一把抓住班长的胳膊,手指头掐进肉里:班长,你不行。   

  曹富贵说:俺不行谁行?   

  李赖河说:俺。   

  曹富贵说:你扯淡。   

  李赖河说:没扯淡,算卦的说了,俺命硬。   

  曹富贵说:更是扯淡。   

  李赖河说:你上有老下有小啊,别跟俺犟,天都快明了。   

  曹富贵沉吟一下,掏出一块死面烙饼,扔给李赖河。   

  曹富贵说:记住,不行就跑,快跑!   

  李赖河说:俺要是死了,俺爹就是你爹。   

  曹富贵一把抓住李赖河的胳膊,手指头掐进肉里。   

  道沟离坟地不到百步,虽然不远,但跑起来——或者说撤退——方便,曹富贵撤进了道沟。   

  老爷儿一竿子高的时候,日本兵来了,十几个人,十几条,刺上的反光,白森森地刺眼。李赖河抬手抹一下眼角,发现攥了两手汗,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火绳,尚不至于被汗水洇灭。他把火绳放在地上,两手往裤子上蹭了蹭,又抓起两把干土,揉搓着。   

  拿不准炮的射程,李赖河决定等日本兵走近再打,他心里不停地念叨:沉住气,等等,再等等。   

  日本兵的队伍走到坟地跟前,李赖河几乎听见了日本兵的喘气声,他果断地点着了引信捻子,然后像一只受了惊的野猫,三窜两跳,躲到四五个坟头后面。   

  可是,他的炮并没有像预期的那样,把炮弹砸向日本兵,而是懒洋洋地躺在那里,像个睡死过去的醉汉。   

  哑炮!李赖河小声嘀咕了一句,跑向第二门炮。   

  李赖河的第二炮,是冲着日本兵背后打的。日本兵已经越过了坟地,突然间背后惊天动地一声大响,日本兵齐唰唰往地上趴,继而回转身,朝着腾起浓烟的坟地乒乒乓乓。   

  宋秃子、曹富贵、还有李赖河,都低估了柳树跑的射程,炮口至少高了三寸,炮弹呼啸着飞过日本兵的头顶,没有造成杀伤。   

  ,擦着李赖河头皮向身后乱飞,打折了手腕子粗的树枝子,树叶雨点一样,落在李赖河身边、身上、头上。声里,传来蚊子哼哼似的呼喊,那是曹富贵的声音:李赖河,快跑。李赖河脸贴着地面,一动不敢动。声停了,日本兵弓着腰,向坟地围拢。李赖河身子一耸,滚三滚,就抱住了第三门炮,把炮口压低、再压低……   

  没有了声,班长的呼喊声就清晰了许多,声音明显地带有气急败坏的意味,曹富贵喊:李赖河,你个王八的,还不快跑!李赖河心头一热,鼻子酸酸的,嘴巴不受支配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别慌,再打一炮!就把火绳死死地摁在引信捻子上……   

  一声巨响过后,曹富贵在道沟里清晰哪些是治疗白癜风的偏方http://www.baidianfeng001.net/bdfxz/bdfaazl/m/13.html]白癜风去哪里最好最专业[/url]地看到,至少有三名日本兵栽倒在坟介绍白癜风有什么办法根治地边缘,紧接着,又一声巨响,曹富贵心一沉:完,李赖河交代了。   

  受到两次震动,第一门炮不甘寂寞地响了,日本兵不明所以,不知所措,脑袋粘在了地上。李赖河像一块黑煤被人从烟幕中扔出来,打了个滚儿,站起来,跑两步,栽倒。曹富贵、宋秃子窜出道沟,死命冲向李赖河……   

  第二天李赖河醒来的时候,曹富贵说:你,真他娘的命硬。   

     

  二   

  上级筹款,通过关系买了一批和,可是,日本人卡得严,耽搁仨月,愣没运出城。为这事儿,连长曹富贵召集了一个诸葛亮会,是在北柳村西,李赖河家土坯房里开的。李赖河家离北柳村日本人的炮楼子二里多,一抬眼,就能看见炮楼顶上站岗的日本兵,灯下黑,越近越安全。饶是如此,大家伙儿仍然不敢点灯,不敢烧烟袋锅子,不敢随便出门走动,不敢大声说话。   

  嘀嘀咕咕多半宿,也没说出个子午卯酉。李赖河摸着黑,趟着露水,到地里摘了一筐头子甜瓜,大伙儿就一边吭哧吭哧地嚼甜瓜,一边听着地里蛐蛐的叫声发愁。   

  这时,李赖河他爹回来了。驴蹄子踢踢踏踏,木轮车支支扭扭,紧接着,一股屎尿的恶臭,从门口、从窗户里钻进来,刺得鼻眼子生疼,人们不约而同地停止了咀嚼。   

  李赖河一拍大腿:有啦!   

  李赖河他爹是种甜瓜的好把式,种瓜的诀窍之一就是施肥,李赖河他爹买一头驴,拴一挂车,箍一只大粪桶,每隔几天,就赶着驴车进城,帮城里人掏茅坑,拉回上好的肥料,上在瓜地里,有时候也卖给附近的乡亲。   

  第二天,李赖河跟着他爹进了城。半夜回来,就把五支用油纸包裹的三八大盖,从粪桶里掏出来,交给了曹富贵。先后六趟,二十多支,一千多发,全部运回了部队。   

  事情意外地顺利,大伙儿当然高兴。就在李赖河脸上的笑纹还没有消退的时候,李赖河他爹出事了。   

  瓜地拔了园,李赖河他爹喂好牲口,拿把镰刀清除瓜地里残余的瓜秧、杂草,刚弯下腰,几个汉奸就编辑评语段首请空两格(编辑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 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3 19:47 , Processed in 0.258562 second(s), 2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