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回复: 0

高原的灵魂

[复制链接]

898

主题

898

帖子

273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737
发表于 2017-6-19 06: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章   

  娜娜是我儿时的伙伴,她出生在青藏高原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那里有高原独有的原始空气,蔚蓝的天空,洁白的云彩,就像娜娜单纯而善良的心。她的父亲叫大汗,母亲叫麦燕。娜娜排行老四,她还有三个哥哥,娜娜原名叫阿莎古丽娜,为了简化大家就叫她娜娜。   

     

  娜娜打小长得俊。高高的眉骨下一双深邃的有点乌蓝的层朵朵的大眼睛,高高的鼻梁,有点弯翘的鼻尖,不薄不厚的樱桃嘴,有点高耸的颧骨,精致的面庞加上白里透红的皮肤再加上一头乌黑色蓬松的自然卷发,浑身上下散发着高原女人独有的气息,小时候经常听有人开玩笑说,娜娜长得像外国人,估计是她妈妈用粮食换来的,此时,娜娜便不屑一顾的手捂着嘴巴咯咯的笑。   

     

  那时,整个村,人们的日子虽然过得很清贫,心里就是踏实,快乐。而娜娜家比起我家富裕多了,她爸爸经常去外面出门打工,淘金,生活条件自然好些,记得六岁时,我和娜娜经常一起玩耍,一起去上学。学校旁边有个清真寺,每次路过,娜娜便兴高采烈,不由自主的念几句,我也跟着念叨,碰到到寺里出来的头上缠着白布的阿訇,娜娜主动上前打招呼问好,引来大人们啧啧的称赞,在学校里,娜娜活波开朗,乐于助人,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六一儿童节的时候,她像个小天使一样跳舞,人人都夸娜娜是个懂礼貌的好孩子,长大准有出息。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娜娜上小学五年级时,命运好像刻意捉弄他们一家人似得盯上了。从此,她的妈妈因得一种怪病,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她的爸爸大汗那是我们那块出了名的一副坏脾气,他经常没事找事一回来就用鞭子打她的妈妈,那时,我只看到可怜的娜娜也经常以泪洗面,母女俩经常抱在一起痛哭,甚至嚎啕大哭。听邻里之间说,娜娜的爸爸外面有女人,那个女人是个带着俩孩子的寡妇,说的有鼻子有眼,只是我不知道,娜娜如果听到后会怎样。   

     

  娜娜的三个哥哥从小不上学,调皮捣蛋,寺里读了几天古兰经后她的父亲便打发他们去出门挣钱。大哥哈比至今杳无消息,人们也说的有鼻子有眼儿,说哈比出去泡妞没泡成,便人家姑娘给判了重刑,也有的说,哈比估计不再人世了。其二哥去了唐古拉山附近一个汽车配件厂,后来听说因抢劫被人栽赃绑架到一戈壁滩,大汗用尽了所有积蓄赎回来了半身不遂,手脚不全的二儿子麦苏,之后漫长的岁月只能靠轮椅过活,还得要一个人专门来照顾,为此,大汗说通了奄奄一息的麦燕,便把小老婆阿西亚接回了家,可好景不长,阿西亚觉得此时的大汗要啥没啥了,日子紧巴巴,眼看着要过苦日子,她却想到了娜娜。要这黄毛丫头换点钱或者先使唤使唤解解气再说。   

     

  此时的娜娜与我一样,都上中学二年级,娜娜长得水晶透亮,亭亭玉立,像一只伸长了脖子,眼睛忽闪忽闪的白仙鹤,诚惶诚恐的望着这个新奇的世界。可她那知道,她的劫难从此便拉开了帷幕。   

     

  娜娜的三哥木萨闻讯后风尘仆仆的从新疆兵工厂赶了回来,小伙子英俊帅气,一进门便扑到到自己的母亲身边,看着母亲深陷的眼窝,骨瘦如柴的身体,他泪如雨下,一把抓起母亲那青筋暴起的没有血色的冰凉的手嚎啕大哭,他嘴里喊着伟大的无所不能的真主啊,为啥所有的不幸全降落在他们身上......一旁的嗑瓜子的阿西亚用惊愕而又鄙夷的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小孝子老三,她觉得他长得蛮不错的。于是,她假惺惺的拿过一个手绢塞到木萨手里,木萨听闻她还能偶尔照顾下瘫痪的妈妈和大哥,心里不禁感激的抬头望着她,客气的说了句“色俩目”(回族问好打招呼的口语)。可她不回接话呀,因为她不是回族,自然听不懂也就勉强的微笑示意了下。   

     

  接下来的日子,没多久,娜娜的妈妈便撂下他们兄妹撒手人寰,葬礼也算隆重,老三木萨拿出了三年的工资与上级批示拨的抚恤金,请来了寺里的各位大师阿訇们,好几十个,再加上阿訇们的学徒们,送葬的人大概一百多将两百人不相上下。   

     

  当然回族作为穆斯林,不像汉族人殁了麻皮戴孝守灵好几天,他们当天就办,先让阿訇给亡人洗身子,后全身用白布裹起来,简单仪式后让几个阿訇抬着,或者放担架上抬着,后面跟着送葬的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去坟场,后大家围成一圈,先把尸体放下,周围所有到场的人,不管你多大,来自哪里,要去哪里,只要你是人,就会一视同仁的发放礼物或者小钱寓,比如有的人家发火柴啊,有的直接发钱,十块,五块,二十......当然这个得看自家的生活条件而定,但绝对不会缺着任何一个在场的人。然后阿訇先下去让我的皮肤有一点点白块亡人按照回教礼仪平放着,念经,超度,后上来先捧一抔土扔下洒在亡人的身上再念经,紧接着大家七手八脚用铁锹铲土埋上,最后埋成一个好看的拱起的疙瘩才算完成。   

     

  那天,娜娜没有哭泣,一点眼泪都没流,我只看到了她痛苦而复杂的的表情....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   

     

  从那天起,娜娜变的沉默寡言,她老是望着瓦蓝的天空出奇的盯上一阵子,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有次,我俩放学回家的路上,她却不说话,我逗她笑,她却说别闹了,她不想再继续读书了,我问他为啥,她说,她那小妈阿西亚老欺负她,使唤她,多次教唆她的爸爸让她辍学,说女孩读那么多书没用,要帮她打理家务照顾瘫痪的大哥,说过几年她帮她找个好人家嫁了。如果娜娜不听话,她便威胁大汗要离开。老三木萨本来打算回去继续当兵的,可如今看到破败萧瑟的景象,他不忍心再去了,眼看着唯一的妹妹要辍学,他便做出了决定,放弃了军营。   

     

  日子暂时缓和了紧张的气氛,可是又一堆麻烦正在酝酿,小妈阿西亚在他父亲外出干活的时候,她便神不知鬼不觉的凑到他面前,她整天不停的打扮自己涂脂抹粉来勾引他,在他忙着为瘫痪的哥哥做饭的时候,她却突然悄悄的从后背抱住了他,他顿时气愤的推开她的手,放话,请自重,她却没想到他会拒绝她,便恼羞成怒的回到了自己的屋,说实话,这个阿西亚,长得倒是有几分姿色,明眸皓齿,皮肤细腻又光泽,因为她来自美丽的四川盆地。阿西亚是娜娜的父亲大汗给她的称号。她也习惯了别人这么叫她。   

  第二章   

  话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可再好它也无法治愈娜娜幼小的心灵上带来的打击与创伤。高原九月的秋天已经带有几分凉意与萧瑟,娜娜已经上学中三年级了,可她编辑评语此文是作者甘丽霞身边亲眼所见,发生的例子,真实的背景源于现实的生活,以此文警示广大女性青年朋友,迈入青春门,走好成人路。展示了当代中国西部偏远山区主人公娜娜跌宕起伏的一生,揭露了中国某些农村依然存在愚昧与落后,顽固与保守的封建思想劣根性,唯有读书,用知识武装头脑方能解放思想,让悲剧不再重演,让社会更加和谐。(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9 16:56 , Processed in 0.263691 second(s), 28 queries .

农资人 就上植物生长调节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