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回复: 0

插旗山

[复制链接]

701

主题

701

帖子

213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136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觉醒来,大巴山久违的阳光从窗洞射进来,明亮得有点炫目有毒气体和白癜风之间的关系。病房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丝杂音,只能听到窗外一声接一声的鸟鸣。高朗揉揉眼睛,看到床头柜上插着一束娇艳欲滴的映山红,还挂着清凌凌的露珠。高朗顺手拿起来嗅了嗅,有一股淡淡的香,像是陈子楠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淡淡的香水味。他放下花束,却看到床头柜上有一张纸条,娟秀的字迹正是陈子楠所写:   

  “这束花是家里人早晨从插旗山采下来托人带过来的,还有带有插旗山的甘露。我猜你看到后一定很高兴!早上好,我们亲爱的小红军!”   

  落款是一个调皮的笑脸,像是陈子楠本人。   

  插旗山!一睁眼就是插旗山,闭上眼高朗的脑海里还是插旗山。高朗无奈地笑笑,他这辈子,恐怕与插旗山结下不解之缘了……   

     

  一   

  第一次听到“插旗山”这个词汇,应该在他牙牙学语的时期。不过,具体到什么时候,高朗已经记不清了。但他记得最清楚的是,从爷爷口中说出的频率最高的地名,就是插旗山。   

  爷爷的腿脚有点不好使,走路一瘸一拐的。有一次,懵懂无知的高朗忍不住问:“爷爷,您的腿怎么瘸了?”   

  “哈哈,臭小子,才发现爷爷腿瘸啊?告诉你吧,爷爷是在攻打插旗山时,被白狗子打断腿的。但爷爷把旗插到了山顶,那座山,从此以后才改名为插旗山!”提起插旗山,爷爷颇为自豪,甚至有点激动。   

  这是高朗在孩提时第一次记得爷爷讲起插旗山,并且知道那座他不知道什么样子的山,是因为爷爷把旗插到了山顶而得名。由此而始,他开始渴望了解这座山。   

  高朗的爷爷有句不雅的口头语,无论说什么都是“老子长老子短”。为这事,高朗的父亲——一所中学的物理教师曾经多次批评过他:“爸,您离开老家都那北京白癜风医院么多年了,还动不动在家人面前老子长老子短的,就不能改改!”   

  爷爷很生气,倔倔地说:“老子就这样!怎么了?你有知识有文化了,看不惯老子了?给老子滚一边去!”   

  物理老师在倔强的老爸面前也无计可施,摇摇头走开了,仿佛爷爷就是朽木不可雕也!   

  其实,爷爷是油田一位高层领导,不过早已退休。但他对石油的情感,却没有随着退休而消淡,反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更加浓烈。记得高朗毕业后,曾打算出国留学。爷爷得知此事,大为光火:“怎么,想离开石油啊?告诉你,只要有老子在,你们谁也别想离开!你给老子滚回来,老老实实给我当一个石油工人!”   

  听父亲讲,他当初大学毕业后,本可以留校任教,可爷爷死活不答应。他耐不住爷爷的倔脾气,只好回到油田,在高中部当了一名物理老师。谈及此事,父亲仍然愤愤不平:“只要有你爷爷在,咱们家就得世世代代干石油!”   

  无奈何,经不起爷爷的一再坚持,高朗应聘到油田一家基建单位,做了一名焊接工程师。   

  几年后,川东发现世界级规模的特大型高含硫天然气田。为解决油田持续发展问题,中石化将川东气田划归油田开发建设。高朗作为参建单位的一名职工,报名到川东气田去工作。   

  此时,爷爷已近期颐之年,虽然身体尚好,但毕竟一大把年纪,精神有点不济,很多时间都是躺在沙发上昏昏沉沉看电视。当高朗告诉他自己要去川东气田参加会战时,爷爷一下从沙发上坐起来,陡然来了精神:“我们老家就是川东的!你去了一定要回老家看看,去看看插旗山……”   

     

  二   

  令高朗没想到的是,川东不仅有插旗山,还有插旗山镇。确切地说,他是先认识了插旗山镇,然后才了解了插旗山。   

  这插旗山镇,是川东气田前线指挥部所在地,也是高朗他们的基地所在地。也就是说,高朗将会长期工作生活在这里。   

  当听说该镇就叫插旗山镇的时候,高朗心中有几分诧异。难道说插旗山镇也与他的爷爷有关,可他从来没听爷爷讲起过插旗山镇的故事。   

  因为有许多事情要做,高朗把爷爷的嘱托暂时放在一边,只管一心扑在自己的工作当中。   

  几天后,主管技术的公司副经理递给他一张图纸,说:“这是川东气田的集输管线网络图,你先熟悉一下,我们要投老鹰嘴到净化厂集输管线等几个标段的工程,最好组织几个技术人员踏勘一下现场。” 婚后我们的感情也要像从前一样好   

  踏勘现场,提前介入并了解施工现场的环境、地貌等情况,充分考虑工程施工中遇到的各种困难,是油田建设企业每个技术工作者所具备的天然潜质。高朗点点头,愉快地接受了这一任务。   

  从网络图上可以看出,川东气田地理环境复杂,密密麻麻的等高线显示出山体的险峻和沟壑的幽深。从老鹰嘴到净化厂直线不足两公里的集输管线,落差竟达到300多米。而老鹰嘴又是多条集输管线的交汇处,从这里开始,有三条集输管线并行进入净化厂区。高朗看到,不远处一个超过千米的山峰,标明就叫插旗山。   

  第二天,他们联系了一个当地的向导,从插旗山镇沿着崎岖的山路去往老鹰嘴。开始上山时,还有一条仅能走下一个人的羊肠小道,再往山上走,小路在悬崖边没了踪迹,他们只好由向导爬上山崖,投下绳子,一个接一个攀登上去。悬崖上面也没有路,高大的乔木与杂乱的灌木交织生长,遍布荆棘,向导挥舞着砍刀,累得大汗淋漓,才从中间砍出一道仅能一人通过的缝隙。   

  大家在一块巨石上停下来,歇歇脚。   

  “你们看,那就是你们建设的净化厂。”向导指着山脚下说。   

  净化厂的场平施工已经完成,宽阔的场地上,正在修筑道路,一些设备容器已经到位。远远看去,大型吊车、起重设备以及塔器林立,大小车辆往来不断,一派繁忙。高朗再仔细看附近的地貌,一条小河沿净化厂蜿蜒而下,与另外两条大河交汇,形成一个很大的冲积盆地。盆地的一则,就是插旗山镇。时值初春,油菜花漫山遍野,一片金黄。桃李樱花也次第开放,整个插旗山镇处在一片花的海洋里,宛如人间仙境,美不胜收。   

  可高朗的心思并不在这里。他抬头问向导:“插旗山在哪里?这就是插旗山吗?”   

  向导摇摇头,指着山巅说:“过了前面的老鹰嘴,就能看到插旗山。”   

  因为当天还有很多管线需要踏勘,也因为渴望一睹插旗山的风貌,高朗只是和工友们稍作休息,就有继续向上攀爬。   

  再往老鹰嘴爬行,山体坡度超过了70度,树林灌木密不透风。高朗一边走一边做着标识,暗想:“在这样的环境下焊接施工大口径的复合管线,将会遇到什么困难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5 06:11 , Processed in 0.257974 second(s), 28 queries .

农资人 就上植物生长调节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