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回复: 0

一九七六年的“良民”

[复制链接]

671

主题

671

帖子

204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48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我十五六岁时,我拥有一条纯黑色的属于自己的大狗,像是远古时代的一种猎犬,或者像我后来才认识的藏獒。但可以肯定,她不是藏獒,她是猎犬,却又不同于一般的猎犬。我是很早就失去母亲与父亲相依为命的孩子,童年与少年的孤独至今让我凄怜。黑狗犹如忠心的奴仆跟随我左右之后,令我忘掉了许多忧伤、烦恼和孤独。于是,我非常喜欢她。   

     

  大黑狗从她小的时候起,她就喜欢舔我的脸,喜欢舔我被石头划伤或被荆棘刺伤的伤口,润润的舌尖从我的伤口滑过,湿湿的、痒酥酥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舒坦。仿佛,她舔的不是我的伤口,而是在舔我的心尖。父亲说,狗舔伤口,伤口不会恶化,狗的舌尖及其她舌尖上的唾液是疗伤口的最佳良药。事实正如父亲所说,我生在山村,在山林里石岗上用脚丈量童年和少年,难免会刺伤碰伤,但从没有让伤口恶化过,化脓的现象几乎都未发生过。究其原因,就是因为有黑狗的舔舐。黑狗有谁知道北京医院的位置大了,我依然还小。她除经常给我舔舐伤口外,还喜欢把她的前脚搭在我的双肩,力量还特别大。那会儿,我就知道,她是求我带她进山追逐野兽。我们常去山里,不用带,总会猎获几只野兔、刺猬、穿山甲、黄鼠狼、黄羊之类的野物,运气好的话,还会猎获飞的山鸡。我从不贪心,猎获的野物都会分一些给她,或生或熟,视野物而区别。   

     

  那是我和黑狗最愉快的时光,也可以说,是我的童年少年最愉快的时光。我不用花钱,也不用依靠别人,就可以品尝到山珍美味,我如此,她也如此。当然,不仅仅这样,我还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快乐,与黑狗在一起的快乐。我的童年少年因她而少了许多的寂寞。   

     

  当黑狗还只是一个小狗崽的时候,遗弃在我家门口那条小溪的大石板上,全身濡湿,一只耳朵仿佛被更大更强悍的同类或异类咬没了,耳朵根上有牙齿的痕迹,我分辨不出是谁的牙印。身体上也是遍布伤痕,石板上淌着一滩乌黑的硬血。我不白斑病折磨患者的心理知道她是谁家的,也不知道她是从哪儿来要到哪里去。更令我没有想到,我把她抱回家后,奄奄待毙的她竟然长成一条庞大威猛的猎犬。   

     

  可能,小黑狗是一条命运多粲的狗,拥有顽强生命力的狗。   

     

  后来,小黑狗刚长成为大黑狗时,又遭到了她的命运的不测。她被山村猎人当做野兽令子疾患复原后的你应对身子多调养弹穿肚而过。那时是冬天,铺天盖地的大雪将远山近村覆盖,世界一片洁白肃杀。对于山村猎人而言,这是上山打猎的最佳季节,野兽们大都游弋在洼谷和村外,昔山驰聘山林的野性大为收敛。干完一年农活的猎人,就在这个季节里,把没有使完的力气全都用到赶猎之中。有的、没有的,家有猎犬的、没有猎犬的,都会不约而同地走进大雪覆盖的山里。漫山皆白遍野掩膝的大雪丝毫阻挡不住猎人们上山打猎的那种欲望,且近乎狂热。我的黑狗去了。我没有去。我要上学。   

     

  黑狗带着伤从山里回来,洁白的雪地上,流下她洒下的一路鲜血,点点滴滴,犹如映在雪地上的梅花瓣。我放学回家,她已颤巍地蜷缩在家门口,她进不了家,在家门口痛苦地尖声嗥叫。我立即把她抱到胸前,双手抚摸着洞穿的伤口,伤口已结血痂。我安慰她。毫不在意我的衣服上沾满血迹和因疼痛难忍所渗出的尿液。而她睁着眼睛,前爪颤动地挣扎着。舌头机械且绝望地舔着自己的伤口。   

     

  父亲回来了。他也去上山打猎了。那天,猎人们空手而归。父亲在山里听人说过,一位猎人用击中了一条似狗非狗的野兽,看着倒地身亡的,走到跟前却什么也没有发现,那位猎人疑窦丛生,以为碰到了山神。不过,从那会儿起,所有的猎狗不在嗥叫,野兽们仿佛深藏大海绝了踪迹。连一只小鸟飞过的身影也没有。这是猎人们最垂头丧气的一次。父亲空手归家时,发现了受伤的黑狗,才知道猎人所说的其实是击中了我的黑狗。父亲想得更为实际,对我说,受伤这么严重,活不成了,不如把她打死吃了,趁她没死。她要死了,肉就不好吃了。还趁早结束她的痛苦。   

     

  我没有同意,而且,态度非常坚决。我母亲生下我因病去逝后,也许因为我的可怜,父亲很少违背我的意愿。   

     

  我不但没有抛弃黑狗,还把她安置到火塘边,给她还铺了一件旧棉衣,让她躺在棉衣上。我又烧起大火,把她的身子烤暖,驱走她体内的寒气与疼痛。那个冬天,黑狗几乎躺在旧棉衣上面,用她那双褐色的眼晴注视着周围的一切和我的一举一动。   

     

  父亲虽然抱怨过我把黑狗的生命留着,对棉衣上散发着的气味以及我的精心呵护与花费的时间,也有怨言。但在我的执意下,父亲也慢慢地习惯了黑狗的存在和她身上散发的气味。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是一个冬天,还是比一个冬天的时间更长,她身上的伤口明显地以某种方式愈合了,她的身体也逐日恢复。同样,显而易见的她已成长为一条更为忠心更为持重的黑狗。她高大威猛,犹如我后来见过的藏獒,可能比藏獒还要庞大,可她后来精神抖擞却从不骄横张扬,身体庞大却从不恃强欺小,异常警惕却不虚张声势的乱吼乱叫。更为奇怪的,受伤那么严重有可能伤及几根胁骨的她,黑色的毛更加黑亮,全身上下没有一丝杂色,就连她受伤的伤口以及她的前爪后爪都是浓密的黑毛。这种纯色的狗,山村的老辈人都说没有见过。都说奇怪,又都说可爱。   

     

  黑狗的伤完全好了之后,她的时间几乎就与我形影不离了。我去上学,她也去。我放学了,她也回。我上课时,她就在教室门外守候着我。星期天了,我们一样去山里,我砍柴、采野果、找蘑菇、拔野菜,她就嗅着野兽的气息,去追逐野兽。她一路追逐,一路吼叫,似乎时刻都在告诉我她所在的方位。我要回了,朝她吼叫的方位呼唤几声,她就会箭一般的回到我的身边。而且,回到我身边的路上,她便不再吼叫。似乎告诉我,我回来了,你别着急。   

     

  之前,我呼唤黑狗时都把她叫“小黑”,但黑狗那次受伤又奇迹般地恢复后,我就给黑狗取名为“良民”。当然,取这名字得益于那时候我看的电影。在我童年少年的时候,最大的乐趣就是满山村地追着看电影。那会,电影不来时,半年都不来,来了,又十天半月地不走,一个村一个村地放映,我们就一个村一个村地满山村追着看,说白了,电影到哪我们到哪,无论远近,无论山里山外,我都去,黑狗也跟着我去。当然,跟着我去或我跟着去总有五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5 06:22 , Processed in 1.277931 second(s), 28 queries .

农资人 就上植物生长调节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