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回复: 0

遗世魂

[复制链接]

925

主题

925

帖子

281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816
发表于 2017-6-19 02: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吱嘎……吱嘎……”园颈部长对称白斑怎么办中的木门被风吹开,黑黄的云层压抑的人难受。   

  “师兄,你快点,要下雨了。”兰莹莹回头喊安木初。   

  “呼……还好有人家,师兄,师兄你别磨蹭了,下雨了,快点快点。”兰莹莹急的跑回来拉安木初往前跑。   

  不远处有一处半旧不新的院子,满天的乌云黑压压的没有光亮,看不大清楚里面是不是有人住,那木门被大风吹开在风中吱嘎作响。   

  安木初想拉住师妹,没等来得及说什么,就被性急的兰莹莹拉往院子跑。   

  “师妹,师妹!此处甚是奇怪……”   

  “别奇怪了,都要下雨了,赶紧找个地方避雨,天都黑看这样子马上还要下大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晴,你看着方圆百里哪里还有人烟,我们错过这个半路就得被淋!”兰莹莹打断安木初。   

  “就是没有人烟才诡异,师妹,一切小心为上。”安木初拉住她,打量着前面的院子。   

  “……唉,那你说怎么办?”兰莹莹皱眉,但还是停下脚步转头问安木初。   

  ……嗒嗒……吧嗒吧嗒……嗒嗒嗒……   

  “走,进去吧!”没等安木初多想,豆大的雨点突然倾盆而下,安木初只得拉着兰莹莹往院子跑。   

  “……嘶……你,我说什么来着,赶紧跑!”兰莹莹一边遮住头一边随安木初跑进院子,衣服被湿个透。   

  “师兄,你看你早听我的还至于被淋成这样吗?怎么都是进来了,真是!”兰莹莹扭着袖子的水皱眉看着外面的大雨。   

  安木初点了火折子,摸索着找到一盏灯点燃放到桌子上,屋里多了点光亮。   

  应该是有人住的,安木初摸了摸桌子,指尖上没有沾到灰尘,想是天天打扫的缘故,屋里摆设很简单,一张桌子两个椅子,一张床,一个梳妆台上面镶着一块铜镜。右边有一段楼梯,是通到楼上,这是一个两层的小楼,房子不算大,应该不超过两个人居住。   

  兰莹莹甩了甩袖子上的水走到梳妆台,台上放着胭脂盒与一个五彩蝴蝶流苏金步摇兰莹莹对着镜子理了理头发,转头道:“师兄,这应该是一个女子住的。”   

  安木初点点头,道:“应该是主人外出了,我们不要碰人家的东西,躲完雨就离开吧。”   

  兰莹莹觉得有道理,放下手里的蝴蝶金步摇,又打量了一圈四周。   

  “你在看什么?”安木初跟着她也扫视了一遍房间。   

  “师兄,这个金步摇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兰莹莹又看了一眼金步摇,非常漂亮精致。   

  安木初走过来看了一会儿,转而又打量了一边四周,道:“许是你在店里见过,你们女儿家的首饰外面卖的很多,见过不奇怪。”   

  兰莹莹想了想觉得对,坐回椅子上扯着衣衫希望能早点干。   

  安木初对着铜镜看了一会儿,又低头查看了那只五彩蝴蝶流苏金步摇,五色宝石翡翠点缀成的蝴蝶展翅欲飞,黑曜石的蝶眼让人一眼就注意到,很少有把蝶眼刻画的这么入神,安木初伸手覆盖住蝶眼,目光扫了一眼旁边的楼梯,转身回到桌边若有所思。   

  “师兄,今晚我们睡哪?”兰莹莹看着外面越来越黑的天,大雨丝毫没有停的意思。   

  安木初蹙眉,他和兰莹莹断不能同床,他看了眼旁边的台阶,兰莹莹明白他的意思,帮忙拿起灯道:“师兄我帮你照明,这边没有空余蜡烛。”   

  烛光映着漆黑的台阶,人影晃动,走到楼上,安木初与兰莹莹愣住了,那楼上楼梯口门紧闭,竟然贴着封条,兰莹莹仔细将灯光照在门上,突然安木初拉住她,拖着她快步往楼下走。   

  “师兄……师兄你怎么了,师兄?”兰莹莹发现他情绪不对,低声问道。   

  “师妹,这里有古怪,不要上楼上,那不是封条那是茅山的镇鬼符!”安木初把兰莹莹拉到身后,死死的盯着楼上。   

  兰莹莹打了一个激灵“你……你别吓我师兄……那里面……”   

  “我不知道……”安木初摇摇头,目光却没有离开那漆黑的房间。   

  “轰隆隆……”外面一阵雷响,兰莹莹尖叫跳到安木初身上。   

  “……别怕……别怕……”安木初唇色发白,不知道是安慰她还是安慰自己。   

  门外雷声大作,雨滴霹雳巴拉的打在窗上,屋内仅有一抹闪烁的烛光,门外的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草木被吹的东摇西摆,映在窗上张牙舞爪的格外渗人,好似一个长发飞扬的女子撑着伞站在门外……   

  长发的女子!兰莹莹惊恐的瞪着门外,安木初飞快的捂住她的嘴,面色惨白的看着越来越近的黑影,长发飞扬,形影蹁跹,撑着伞越来越贴近门窗,似乎要渗透进来……   

  “当当当,当当当。”房门被敲响了,却没有一个人过去开。   

  “当当当,当当当。”门外的人停顿了一下又继续敲门。   

  兰莹莹哆嗦着指甲划破了安木初的手。   

  “开门,占了我的屋子,还不开门?”门外的女人有些不满,敲门的手加重了力道“赶紧开门,外面雨淋死我了,我就出去一会儿房子就被人占了,你们是谁,赶紧开门!”   

  安木初一愣,低头与兰莹莹对视一眼,兰莹莹僵硬的身子似乎有些放松,但还是提着心,上牙碰下牙咯咯作响,好久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咯咯……她是……咯咯是人……师兄?”   

  “废话!我不是人,我是什么,赶紧给我开门!”门外的女人听到了,气急败坏的拍着门。   关于白颠疯注意的问题

  兰莹莹松了口气,安木初起身走到门前,迟疑着,还是打开了门。   

  门外的女子不悦的看着安木初,尽管打着伞,可是衣摆还是湿透了,雪白的衣衫溅了不少泥污,没有理会安木初,收了雨伞走进屋里,兰莹莹连忙起身有些不知所措。   

  “你们怎么来我家?”女子放下伞问。   

  “叨扰姑娘,我们师兄妹途经这里正逢大雨便过来避雨,请姑娘见谅。”安木初把兰莹莹拉到身后对女子歉意道。   

  女子抬眼打量着他们,想了想道:“如此就留你们一夜,雨停了就离开这里吧。”   

  “多谢姑娘。”安木初谢道,似突然想起什么“请问姑娘,不知我们兄妹二人住在何处?”   

  女子拂过被雨湿过的头发,转身上楼。   

  “等等,楼上……楼上的符……”兰莹莹想说又碍着主人的面觉得有些突兀。   

  女子轻笑,继续上楼伸手扯下那些黄符,道:“鬼已经不在这里,符咒又有何用?”   

  兰莹莹瞪大眼睛,不解的转头看向安木初,唇嚅动却没有说出什么。   

  “这位姑娘跟我住在一起,公子住楼下如何?”女子推开门,屋内干净整洁,透着一股淡淡的清香。   

  安木初眸子盯着她的眼睛,忽然问:“这黄符是茅山的镇鬼符,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9 22:01 , Processed in 0.258840 second(s), 28 queries .

农资人 就上植物生长调节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