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回复: 0

在一起,为了成全

[复制链接]

701

主题

701

帖子

213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136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在初中时候才认识当时的夏天的。   

  那年小考,我在老师辛勤早期百殿风症状康复的棍棒浇灌下从四十多名一跃就跃到了第三名,成为了我们班最漂亮的那匹小红马。成绩的优秀连带着我在校的地位也水涨船高,自此之后,我脾气上涨,走路带风,鼻孔朝天,连带着眼光也高了不少,而就在这个时候,夏天娇羞地坐在了我旁边,老班当初特喜欢照成绩排座位号,从左到右从一到六十,而夏天坐在我右边。   

  我斜起眼挑剔地瞄了一眼看似腼腆憨厚的夏天,思及以后家国大事(抄作业),我顿时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似拒还迎的表情,对着班上的第四名打了个招呼,“你好,我叫卢叠叠。”“你好,我叫夏天。”那天,夏天露着两只尖尖的小虎牙对着我笑道。据说,虎牙比较尖的人长大了都是漂亮孩子,我暗中龇了龇牙,对着夏天那两只虎牙垂涎不已。   

  时间果然是好东西,听毛爷爷曾经说过,“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夏天正坐我旁边,面无表情地截了我的话,“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愤愤地看了眼他,决定不再理睬这个表里不一的伪君子,转过身继续伤春悲秋,夏天在我身后不知道看了什么笑的岔了气,薄唇里的虎牙毫无准备地暴露在了空气中。我转头看了看夏天的目光,淡定地伸手到背后取下一张黄灿灿得像朵“翔云”的便签纸,上面画着一头猪,旁边还很风骚地拖了根曲线指向了“卢叠叠”三个字,看着熟悉的字体我咬碎了一口银牙,这家伙当初绝对是装的,亏我还以为他生性腼腆憨厚老实好欺负,现在想来真是瞎了我的钛合金狗眼才让他做了我的同桌!夏天笑的趴在了桌子上,手肘蹭过我看似舒展实则濒临爆发的掌心,柔软的面料带起一片轻痒,这触感让我愣了半晌,那是我第一次觉得夏天作为一个男生好像挺可爱的。他肩膀一颤一颤的,我眯了眯眼睛,这货就是可爱也难以掩饰其恶劣的性格以及恶劣的行为,这个时候夏天突然就不动了,我佯装关心娇滴滴地问道:“你怎么了?”   

  夏天慢慢抬头,目光灼灼地看着我,眼里的热度让我耳根一红,突然就觉得浑身不对劲了,“你没事吧?”我再次软绵绵地问了句,三分真情七分假意,只见夏天瞪着眼睛咬牙切齿地终于来了一句:“你他娘的放开老子的胳膊!”我低头一看,耳根又红了一个度,倔着声音说:“就不放怎么滴!”见我这副模样,这货终于忍不住了扑了过来,我虽然长得是个身娇体弱易扑倒的女孩子,但心中却一直拿自己当纯爷们来看,这时候见这货饿狼扑食般扑了过来,手中原本扎在夏天胳膊上的圆规终于完成了它完整而光荣的一生,奋力地在夏天的手背上扎出一个血洞。我方了,夏天也方了,他看着自己手背上渐渐渗出的血色,瘪了瘪嘴,红了眼眶,一副想哭又不肯哭的模样抬头恨恨的看了我一眼,我呆立在原地,心里想的却是,这货原来也能可餐啊。   

  六年级的时候看过一本言情小说,里面有一个词我一直不懂,那天我才懂了,秀色可餐。   

  后来老班闲的无聊,在网上随便扒拉出一堆调换座位的n种姿势,然后,夏天就和我分开了,离别的时候他看了了解一下白癜风治疗的基本方法我一眼,带着我看不懂的表情,搬了桌子到了新天地,我撅了嘴,不舍地看着他的背影,只觉得人生充满了灰暗,自从当了数学课代表之后这货的数学作业还从来没借我抄过呐!   

  和夏天分开的第一天,我可惜地看着作业,准备自力更生,势要为新世纪的新女性的发展做出一番卓越的贡献。   

  和夏天分开的第二天,我可怜巴巴地回过头看着隔了三张桌子外加一个隔道的夏天,觉得人生真是寂寞如雪。   

  和夏天分开的第三天,我再次回头,呆住了,夏天正一眨不眨地望着这边,和我的眼神对了个正着,我惊悚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这、这货该不会是喜欢上小生了吧!?正当我沉浸在自我惊吓中久久不能自拔之时,突然见夏天嘲讽地对着我勾了勾嘴角,转头,看窗外,一系列动作做的流畅顺遂无比。我一口老血梗在胸口喷也不是不喷也不是!被那眼神呛得几乎怒摔作业!   

  瞧不起人也不带这样的!   

  从此之后我本着一定要让这货看见我那美好而善良的内心,进而对我沉迷不已,最终跪在我脚边对我忏悔不止的三步原则,在夏天面前怒刷存在感!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夏天似乎对我鄙视地彻底,无论刷多少遍的存在感,他都视若无睹!我暗中拧碎了一地手绢,眼泪汪汪地想到,当初那一针难道真的那么疼……?进而又想到,哼,那货这么小气,不就扎了一针,大不了让他扎回来得了呗,都这么长时间了还在生气,老娘不陪他玩了!   

  我自诩傲骨铮铮汉子一枚,下过的决定自然不可以更改,于是乎,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除了要交数学作业这等公事之外,我和夏天再也没有过交集,直到死党安素素和罗米的出现,论及安素素和罗米此二人,不得不说此二人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散发着一种纯洁的孩子气,好玩好动好打扮,我当初在那个年龄正好也算是好奇心爆棚坐不住一类的。于是,从此之后,三人臭味相投一拍即合,去网吧打台球看小说扎耳洞极近青春之能事。平时行动就如同连体婴似的,成绩几乎一同下滑到二十几名也不甚在意,感情好的几乎都想同吃同睡,幸亏三人上头都有各自家的太后太上皇压着,否则不知道还能干出些什么。感情好到这个地步,我也是无比满足,对于夏天的执着随着对此二人的感情加深也渐渐淡了下去,直到某天,安素素在我和罗米不经意的调笑下开玩笑似的说出了一个耳熟的名字,她说:“我喜欢夏北京白癜风医院天。”   

  心里极小极小地刺了一下,就像是被当初扎夏天的圆规又扎了一下,我那时正值青春年少,再加上背着自家太后太上皇暗地里受了言情小说的洗礼,几乎是一瞬间,我情商急剧增长,那时候才明白当初对夏天莫名的执念从何而来,可惜明白的有点晚,看着安素素羞红了的脸蛋,我对着自己啐了一口,“活该!”。   

  活该被扎回来!   

  自从安素素表明心迹之后,罗米对此事表现出了极大地热忱,我自然不可表现的冷冷淡淡落人话柄惹她俩怀疑,于是我和夏天的二次接触从这里开始,从撮合安素素和夏天开始,过了一年,夏天倒是不再不理我,可即便这样,我心中嘴巴依旧翘的老高,瞧瞧,瞧瞧,对着素素又打又闹,对着我就是不冷不淡,看着少年嘴边的亮晃晃的小虎牙再一次地暴露在空气中,这次我明着龇了龇牙,犹如恶犬,决定有机会一定要骗他把那两颗小虎牙给舔下去!   

  太后大编辑评语  该文素材来自本人亲身经历,文章发表出来之后,读者们喜欢便喜欢,讨厌便讨厌,我个人不会评价什么,但是该文出了便出了,如果有人建议修改的话,只能说恕不能从命了。(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5 06:13 , Processed in 0.274084 second(s), 28 queries .

农资人 就上植物生长调节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