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回复: 0

沉梦

[复制链接]

907

主题

907

帖子

276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764
发表于 2017-6-19 01: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也愿筑一场浮梦,了我一生夙愿。   

     

  【入梦】   

     

  陈梦不认识那个男人,却觉得十分眼熟——也许是因为他有张好看的脸。   

  你知道,如果好看到一定程度,给人的感觉就是似曾相识——不然,电视里那么多明星,总容易叫人辨识不清。   

  这一方雨帘朦胧,陈梦隔着如烟雨丝望着他。那么远而缥缈,她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能看清他。   

  那瞬,陈梦不会自作矫情地认为,她有心悸的感觉,时间也没有静止。   

  雨溅开了如镜的湖面,泛起的涟漪波纹层层荡开。   

  陈梦呆呆的,直到那男人转过雨伞,迈开步子向她走来,她才猛然回神。   

  “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声音醇厚。   

  陈梦站在树下,雨打得枝丫弯了下来,她脸上糊了凉凉的雨。   

  陈梦抹了一把,说,没有,谢谢。   

  男人打量她两眼,不会让人觉得突兀冒犯的那种,很舒服如清泉的眼神,当然不会使陌生人不适。   

  青天远山也为他做了背景,雨声则是交响曲。   

  心鼓敲动,他手执雨弦,手执鼓槌,也可握一刃刀戟,肩披一身光芒。   

  陈梦忽然问:“你叫什么?”   

  他笑了笑,细细的眼尾,拉起笑纹。   

  他转动白色伞把,透明的伞面像雨下旋转舞蹈的仙子一样,围绕仙女的小精灵欢泼地跳了出去。   

  他从口袋里拿出面巾纸,青色如烟的包装。他抽出一张,骨节分明的手指递到她眼前。   

  陈梦低头看了一眼。   

  真的是骨节分明,修长,指甲修剪整齐,白色的月牙儿又浅又弯。   

  陈梦回想起电视剧里,钢琴师,外科医生,或者被刻意美化的各式男主角,手都美得不像话。   

  可这个陌生的男人,也有。却比凡人要出尘。   

  陈梦收回目光,接过去,说:“谢谢。”   

  折叠的纸巾从眉角擦到下巴,指尖很快传来濡湿的感觉。   

  ——刚刚指尖划过他手掌心,好像也是这般感觉,有点软,有点湿。 北京白癜风医院   

  他说:“苏沅。”   

  Suyuan。她在心里默念,找了许多字来对上这两个音。   

  像是穿越时光,穿越岁月,穿越所有阑珊,回到那个混乱青色的夜。   

  苏沅走时,陈梦才大概将人和名字对上号,她想喊住他,告诉他,她叫陈梦。   

  她叫陈梦。   

  庸俗平凡的名字,听过既忘的名字。   

  即便听过,记得,也不会对他的人生造成影响的,一个名字。   

  苏沅步子缓慢,可没一会,便融入青灰色的天里。   

  白色的拱桥还在那儿,沉默伫立,刚才的人影已消失不见。   

  陈梦没来得及。   

     

  【回梦】   

     

  外面的小雨淅淅沥沥。   

  邻里煮饭的炊烟升起,这样一个满是人间烟火的尘世。   

  陈梦醒时,有种不真实感,没等她想清那个男人的面孔时,周意推开房门,把嘤嘤小声啼哭的孩子送进她怀里。   

  “睡睡睡,自己崽都不用管。老子是哄不好她了。”   

  周意看她把睡衣推上去,喂孩子吃奶。   

  陈梦的白皮肤,和那对胸脯,与乱糟糟的卧室格格不入。   

  孩子没哭了,安静吮奶。   

  陈梦拍着她的背,怕她噎住。陈梦轻声问:“煮饭了吗?”   

  “没呢。”周意坐在床边,躺下去,打开手机,不知翻什么,“我昨晚打牌打到那么晚,困死了。”   

  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对心理障碍患者进行心理救治“几点回来的?”   

  周意烦躁地揉头发:“十北京白癜风医院二点多。”   

  “赢了没?”   

  “输了两百多。你今天去买点尿不湿。”   

  “我没钱了。”陈梦抚着孩子稀稀疏疏,像杂草一样的头发。   

  “你没有,难道我还有吗?家里开销多大,你知不知道?”周意一把反扣了手机,瞪着她。   

  “你不抽烟就还有很多剩余的。而且,你上个星期才发工资。”   

  陈梦小声说,她不敢顶撞周意,但又不得不反驳。   

  “你这臭娘们!”周意猩红了眼,“你欠上是不是?老子养了你和这个拖油瓶,你他妈有什么资格要求我?!”   

  男人粗嘎的声音又大又噪,把才睡着的孩子吵得哇哇哭起来。   

  陈梦臂弯晃着,唱着“摇啊摇,摇到外婆桥……”   

  眼泪没有预兆地,吧嗒吧嗒掉下来,和孩子的眼泪交汇,灼得手生热。   

  陈梦哑着嗓子问:“周意,你是不是在外面找别的女人了?”   

  火上心头,周意跳下床,趿着拖鞋,横眉竖眼。   

  “陈梦你真他妈好意思问我?你当初被那个男人搞大肚子,跑过来找我和你结婚的时候,你摸着良心在乎过我吗?”   

  陈梦一声不吭。   

  她不在乎他,她只在乎她。她原本想说,你如果不想过了,就离婚吧。   

  周意越想越火,像被点了引火线的炸药。   

  他从陈梦生了孩子时,因为心理阴影,不愿和他上床一直数落,到现在孩子快一岁了,她还想出去找男人乱搞……   

  陈梦依旧不发一言。她已经习惯了。   

  周意时不时要抽一次风,或输了钱,或喝了酒,对她发那么一通气,晚上还是抱着她,腻腻地喊“老婆”。   

  隔壁放着的《天路》,和周意暴躁的声音混在一起,陈梦脑子嗡嗡的。   

  像是有人在脑海里架了一班子半吊戏班,用着劣质乐器,嘈杂至极。   

  陈梦想起那个男人,苏沅。   

  他的声音,如山上清溪,缓缓流淌过,可真是好听啊。   

  她真的快说不出话来了,可周意使力掐着她的下巴,逼她。   

  “死婆娘,说话!你他妈想哪个杂种了,啊?”   

  他为什么不能,温柔一点儿?像那个男人一样,不要充满尘泥气息。   

  陈梦说:“我不是鸡。”   

     

  【落梦】   

     

  陈梦终于想起,到底在哪里见过苏沅。   

  时光洪流里,陈梦都差点忘记,当初被自己遗忘在历史里的自己。   

     

  读高中的陈梦,是个爱与男孩谈笑风生,且轻浮不自爱的小太妹。   

  她化妆,涂指甲油,在校服外套底下,穿好看的衣裙,喷劣质的香水,钉花花绿绿、奇奇怪怪的耳钉。   

  她染头发,把好好的黑长直头发,烫染得又枯黄,又卷曲。   

  班主任叫她父母来学校,她就去酒吧,花钱随便找了个陌生人来。   

  那个人,就是苏沅。   

  班主任十万个不信,问,这是你爸?   

  陈梦晃晃脑袋,说,不是啊。   

  班主任皱眉,那你爸妈呢?我昨天是让你爸妈来。   

  陈梦瞄了苏沅一眼,漫不经心地说,他是我妈小情人,应该可以代替我妈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9 21:48 , Processed in 0.280813 second(s), 28 queries .

农资人 就上植物生长调节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