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回复: 0

忘年 _0

[复制链接]

898

主题

898

帖子

273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737
发表于 2017-6-18 23:48: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一篇:罗生堂下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伴随着历史遗留下来的钟声,上扬帝都,总是在烟雨蒙蒙的破晓中苏醒。今天是个好天气,子君和往常一样起了个大早出门。护城河边的石林如同护城河边的水,几千年来历经风雨还是如同子君初见时的模样,温润的声音时而低沉婉转,时而深情悠远。这是伴随子君整个少女时期的梦,一个看似很近而实际遥不可及的梦!   

  三年前的上扬帝都,“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这一年,却是子君孤单寂寞人生的开始,这一年也是上扬张开环抱接纳子君的开始。   

  神女峰下,一场无妄的灾难,子君明媚张扬的少女时代结束了,父母的离世,成了子君心中永远不敢触碰的画面。父母几十年来伉俪情深,却是情深不寿,拼死纠缠在一起的臂膀,托举着子君生的希望,看得子君惶恐又无助。一个人的神女峰,无情坠落的桐花,冰冷的家,无限凄凉的地方!   

  辛辣的烈酒,浇不灭心头酸涩的泛滥。神女峰下江水绵延两千里,可是那黑暗的灵魂在无人的夜晚哭泣?肝胆颤动间额头溢出的汗水,豆蔻年华的子君从来不知道一个人茫茫然不知所措的日子是这样的孤单凄冷。此间一壶浊酒,不慰风尘,满世界的尘土飞扬,荒漠绵延千里。   

  父亲的忘年之交,一个干净的男子,乘火车一路北上,从千里之外来到神女峰下。这一场救赎式的离开,离开神女峰,这个父母和自己隐居生活多年的地方。子君从母亲的房间里带走了一幅字画,只有一句话,是父母生前教与她的“与其在悬崖边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母亲生前很是宝贝这幅字画,父亲也是常常对着它一看就是整个下午。母亲曾说过,北京白癜风医院要把握好自己的幸福,子君相信爱情是一见钟情,二见倾心的。   

  此时的上扬帝都槐花开得灿烂,像雪一样的颜色,在阳光下泛着清冷的光,傲然的姿态迫使人睁不开眼睛。长寒,带子君离开神女峰来到上扬的人,父亲的忘年之交,子君的师父,负手立于槐花树下,在一片槐花雨中说:“凉风木槿离,暮雨槐花枝。并起新秋思,未得故人诗”。于是子君有了一个被称为“字”的名字——雪华,和师父“长寒”一样的带点清冷色彩的名字。   

  第二篇:天行九歌   

  上扬帝都四大才子之首,通古今学说于一身的集大成者,长寒是具有传奇色彩的,三十多岁的年龄,从未听说过的家人,亲戚,不多的朋友,一个人独来独往的生活,使得他像纱雾下迷蒙的影子,看不真切,却又想深入了解。师父安排子君上了女子高级中学。从一年级开始。   

  这是子君第一次进入学校,与众多优秀的同学相比,子君是个独特的存在,她自带一股浓浓的书卷气,学习不差,但由于一直生活在神女峰那个隐居式的家里,待在父母身边的子君,从来不知世间人情冷暖,不谙世事的女孩一个人蹲在角落独自舔舐着孤单的伤。周末的晚上,长寒是在学堂的一个小角落里找到子君的,看着她抱着书包卷缩在墙白癜风医院角,无助的摸样像是一只被人遗弃的小狗。多年前的场景又一次在心头划过,长寒的心软了又软,走上前去抚着她的肩,拿出手帕为她擦脸上的泪痕,轻轻地问她怎么了,然后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这一切在长寒的心里都是那么的珍贵,清晰,好似演练了千万遍的动作……   

  我在等世间的前移   

  在沧海变桑田的那一瞬   

  所有的一切都不要   

  连同倒转的沙漏   

  趴在师父背上的子君是幸福的,安全感遍布全身,昏沉的睡梦中不再有同学的嘲弄,老师的冷眼,对陌生事物的茫然,路边昏暗的街灯,那是刚从国外引进来的西洋灯,橘黄色的光泽,把影子拉的长了又长,静默的黑夜有着让人沉醉的颜色。   

  如果   

  如果我可以在大雨中狂奔   

  不顾衣衫会湿   

  发丝会凌乱   

  那么   

  那么我是否可以说爱你   

  尽管低垂着头   

  脸庞充血   

     

  漫天的雪花   

  从来不知自己的命运   

  上天的安排   

  也只是一场热舞后美人眼角的水珠   

  不曾有良人   

  注视到它掩盖的`朱砂   

  眼底的芳华   

  绚丽的出身   

  从来不知道笑是何味   

  峥嵘的剑歌凛凛   

  谁也免不了的寂寞   

  天地间独留一个人行走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长寒习惯了在周末去接子君回家。   

  长寒的家,八年来从未有人涉足的地方,长寒一个人孤独的享受着生活。孤独也是一种习惯,寂寞从不在牢笼里咆哮,习惯了做孤独的伴侣。夜晚的台灯下,一高一低的影子靠在书桌边读书,写作业,月光撒下银白色的光辉,一如上扬帝都桐花般圣洁。沉醉于诗书中的长寒是不会分神的,如果他能够偶尔抬起头看看的话,就可以发现那一双饱含深情的眼中,深沉的爱恋了!   

  夜半之时,神游于诗书中的长寒游魂回转之际,看到的就是子君安静的睡颜,不时地砸砸嘴,偶尔皱一下眉,披散的长发被夜色中浓烈的风吹得飞扬,一如多年前的那个女子明媚张扬!此刻,长寒的心是乱的,过往中的过往,不知所为的所为!抬起头看月上中天,终是一声长长地叹息,无声的抱起睡梦中的“她”到卧室,替“她”盖一床舒爽的被子。   

  上扬帝都,晨曦初露,微风和暖,护城河边的石林中时而传出两道声音,好似给文字插上了翅膀,任他漫无目的的飞翔。微蓝的天空中,你和云朵一样的柔软,轻轻触动着柔嫩的花瓣。   

  长街处,槐花繁,你停马拂袖。   

  短亭前,苍水远,我敛眸回探。   

     

  第三篇:夜尽天华   

  五年的时间,没有给上扬任何历史的冲击,一如五年前的槐花灿烂,洁白如雪。五年的时光,对子君来说却似浪里淘沙,当年只会趴在师父背上哭泣的小女孩,如今已然是上扬帝都有名的才女,朝夕相处的五年时间里,长寒赋予了子君诗词歌赋的灵感,使她有了一颗诗意的灵魂。   

  “凉风木槿离,暮雨槐花枝。”“诗人雪华,上扬帝都四大才子之首长寒的徒弟,其文笔清丽,用词典雅,文风洒脱,古朴典雅的气息中又有着一股肆意潇洒的意蕴,继长寒后开创了又一文风的先河”。她的诗风花雪月,柔情款款,如纤柔的月光铺在湖面上,“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她的诗空灵飘逸,如冬日山泉厚重的冰层下冷水般清冽,“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不过,她的人如她的编辑评语在那些淡淡的年月里,支撑我活着的只如何食方能叫你有好体格是一个你!(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 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9 16:51 , Processed in 0.261953 second(s), 2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