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回复: 0

不朽

[复制链接]

701

主题

701

帖子

213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136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活得够久了,看着月追着星,便成了太阳。   

  ——题记   

  我疲惫的睁开双眼,厌倦的,近乎死亡的看着这个世界,我还爱着它,我在心底默默地,又如沉沦一般地告诉自己,我还爱着它……   

  春香篇   

  她不是一朵花,一抹香,是整整的一片森林,我拼了命的跑起来,却怎么也跑不过她的影子,躲不开她的视线,我只好站在原地,转过身去,投进她的怀抱。   

  那时的我刚一百岁,遇见了正值青春年少的春香,我的心,老了很久的心,悸动了很久,我对自己说,我爱上了她,我也对她这样说,她笑了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还溢出了泪水,我慌乱的擦拭着她眼角的泪水,我不懂她的喜悦,无论快乐或者悲伤,我都不想她流泪。她握着我的手,好久都不说话,我们就这样静静的等着,远方,我们望见了刚刚升起的半边朝阳,潮红的,仿佛带有一股愤怒投在我们的眼睛里面,我们的手握得更紧了……   

  她说,春天是万物重获新生的季节,她喜欢这个节气,喜欢在这个日子陪着我去看山水。我也喜欢这个节气,不是生机勃勃,不是万物复苏,是这个节气她喜欢,而我刚刚喜欢她。远处的山上,还有一些雾气,朦朦胧胧的绿还未出来,就带给我们生命的气息,那股初生的带着泥土气息的花香挂在我们的鼻尖,我拉着她的手,白皙纤弱的小手。有时候,走累了,我们会坐下来,随便扯些什么,看见什么说什么,如果是水,我们就顺着源头一路望过去,看不见了,我们才会收回视野。如果是小草,我们会慨叹它们的柔弱,会忍不住去扶它们一下,可是转眼又垂了下去,她说,它们很坚强,一年又一年如此的活着,我看了它们一会,又看看她,我说,我懂了,我又偷偷把我做的花环套在她的头上,顺着那柔顺的发丝,散发着幽幽的香气……   

  那天,我一百六十五岁,春香老了,很老了。有时候,不知从哪里滑落的皙白的头发丝,掉落在她的嘴里,她都不知道,牙齿也没了,还有依稀可数的能够咀嚼的几颗都看不见了,她的眼睛也看不见了,总是我搀扶着她,去谈论这个春季,她说,明年这里的坟头,会开满鲜花,别担心,那是我笑了。我斥责她,不准说胡话,她没看我,闻着林子特有的生命的气息,她轻轻的闭了眼,那样的祥和。我握着她的手,不再是当年嫩白的手,一滴一滴,我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顺着我的脸,我的胳膊,她的手,开成了花……   

     

  夏玲篇   

  她像火一样热,无论有多孤寂,她那炽热的眼睛都能融化了我,让我欲罢不能。   

  我两百岁了,每一年我都会去春香的坟头看看,最后那里成了小土丘,满山的花,我把家建在下边,这样我就能天天看见她了。有一天,一个叫夏玲的女孩出现了,她说她喜欢我,我笑了笑,她的样子好像那年的我,甚至带着一股很深很深的执着,我说我的心给了一个女孩,埋在了那个土丘。她说,把我的心一半给你,你便有了。我愣了一下,看着她的眼睛,很大很亮,闪闪发光,如沙漠玫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瑰一般的红唇,妖艳的红衣短裙,浑身散发着媚,不是俗的媚,是高贵的媚。我甚至没有来得及摇头,就被一双霸道的手臂揽了过去,如火的唇,如火的热,灼烧着我的嘴唇,燃烧着我的灵魂。   

  此后的日子,她什么都不做,就陪着我,守着那土丘,守着那些花。她是夏日顶在大陆之上,傲视一切的太阳,不过,现在她的眼睛只有我了,那双能够灼烧灵魂的眼睛和唇留给我了,在我被黑暗和寒冷吞噬的时候,她暖着我的心。经常,她的心被夏季的狂野吞噬,她拉着我,在整座山边奔跑,她说,她喜欢被汗水包围和被阳光灼伤的痛,我愣了愣,上气不接下气,汗水已经从头蔓延到了脚,这样的感觉是我从未有过的,有时候,我会莫名的兴奋,甚至和她一起与阳光赛跑。我们跑到崖间,冲着白云,怒吼着,让山谷一遍又一遍回荡着我们的声音,有时候,很庆幸,犯傻的是陪伴的两个人。她安静的时候楚楚可怜,每当我去春香的坟头,她会静静的在一边的角落看着我们,带着一股淡淡的临近暮夏的忧伤,让人不自觉地想搂她入怀,可我甚至不敢再看那小山坡,我怕,真的怕……   

  两百三十二岁,我照常的起床,映入眼帘的是满桌的饭菜和一封信   

  ——我走了,不用找我了。我爱你,如太阳一样炽热的爱着,我不愿有一天,我老了,你害怕了,我的太阳照不亮你的世界了。我爱你,无法自拔的爱着。——玲儿   

  我坐了下来,跟平常一样吃了饭就去跑步,太阳被厚厚的云藏了起来,我发疯似的跑到谷角,冲着浓云大喊,想要将太阳唤出来,那天,我喊破喉咙,咳出了血……   

     

  秋风篇   

  一股风撩着我的心,风刺骨,刺肉,刺进我的心脏,再也拔不出来。   

  三百岁那天,我刻了一个墓碑,挨着春香的位置,夏玲妻墓。我守在她们的身边,讲着每一天这个世界的变化,只不过,天冷了,花都败了,山坡一股凄凉。那个女孩就是在那样的一天出现的,风吹着她治疗白癜风的价格如何的头发,掩住了她的脸,下一刻,她倒在我的身边,瑟瑟发抖。我不敢去救这个女孩,甚至不敢去看一眼,可是怎样的女孩,连昏迷眉头都是紧缩的,苍白如画,这是一个神秘的女孩,我喃喃道,神秘的女孩,神秘的季节。我抱着她,迎着秋风,一步一步向山坡下走去。   

  我守在她的身边三天三夜,她的眉一直锁着,仿佛在梦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一直追着她,她往左,那个东西往左,她往右,那个东西也往右。她躲不了了,一声惊呼,一下子坐了起来,紧紧抱着我,大口大口地喘息,我由她搂着,安慰着她。她又突然把我推开,瞪着一双眼睛看着我,紧锁的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眉的中间夹着的眼睛,这一双眼睛掩藏着秘密,不能说的秘密。我解释着是我救了她,还昏迷了三天三夜,可她仿佛听不进去,头摆来摆去,打量这个房间,想着怎么会有房间建在这么荒凉的山谷。我说,这个山谷很美,有两个美丽的女孩,躲在这里。她看着我,似懂非懂,又想问我,我叹了口气,等你的病好了,就离开这里吧。   

  这场病养了三年,三年,花开了又败,树死了又活,我的心被这个藏着秘密的女孩深深钩住,我已经习惯有她的日子,每一天我都是围绕着她,看着她。她不爱说话,这三年就跟我说过三句话,我叫秋风,我的病好不了了,我留下来吧。她的声音好美,山泉从空中落下来,融化进土壤的声音,有时候,我多希望我再能听见她的声音,可是她会突然把头撇开,不和你说话,任由我怎么苦苦央求,都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 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5 06:19 , Processed in 0.253794 second(s), 2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