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回复: 0

莫蕾娜

[复制链接]

925

主题

925

帖子

281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816
发表于 2017-6-18 19:57: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几个月后,莫蕾娜的小说被退稿了。她不得不节出大量时间修改,并请我帮忙。她的眼眶那么红,问我哪儿好,哪儿不好,是不是需要删掉一些内容;然后说删掉会挺可惜的。于是又笑了起来,抹去眼角的泪水。   

  发现写东西时,给小说中的每个人物取名字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情,后来笔者在大量的创作中,一直在故事里沿用“富贵”这个名字。这样也许很自我,但是不少搞文学批评的说这种写作技巧倒很接近王小波的“文学骑士”精神。曾经还有人给我冠冕“中国的莎士比亚”头衔,他们都是我大学的几个挚友,我后来觉得“这坑很难填满”,不得已摆摆手称道“羞不敢当。”   

  这个故事发生在2012年至2016年期间的某个时刻。   

  那时,亚当叫她“莫蕾娜”。   

  构思它的时候,初衷是在一片爱西比罗牧场男性不宜使用女性化妆品,周围是一派田园的气息。一个姑娘背着小花篮,从一排硕大的广告牌和深绿的樱树下走出来,她推开那座别墅庄园的小铁门,手中拾掇着一株绽放的向日葵,似乎去找她的同伴。一辆风车缓缓地转动着,溪水的声音特别欢畅,朝阳像徐徐拉开的抽屉,带着烧焦的木材味,静谧的抚照这郊外古镇。   

  后来我走近一看,那女孩清秀迷人,可爱而不失骄傲的气质,笑靥如春花秋月。这倒让我想起了莫蕾娜,做过那种事情后,她很安静的成为了上一个灵魂伴侣,有时候会突然心慌的想起。   

  我照例坐在图书馆靠窗的那个座位。已经趴在桌上躺了一个下午。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了,我睁开眼直起身子,手中的《爱伦坡选集》才刚翻到几页。我回避她的目光,看她低着头在赶写下一部长篇小说。   

  那时,莫蕾娜还只是一个经常向我借书的羞赧女生。她低下头的时候,脸很红,眼眶尽是祈求和诚恳。我不知不觉迷恋上她这种亲近而内敛的感觉。   

  莫蕾娜很少说话。但是笑起来的样子并不坏。她看的书大多属于十九世纪亚拉非经典著作,掺杂一点古典与戏剧写作风格。“你还看陀思妥列夫斯基吗?”“看的,文字很有张力,翻译得也很不错。”我回答她。   

  好几次就在那些人群里看见她,所以对她也很熟悉,真不知道怎样才能互相认识。在社团一片忙碌的身影中,她手忙脚乱的布置着会场。她常常这样,低着头,看她的眼睛让你感觉很放松,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人群散尽后看她形单影只的身影让我感觉她很忧伤。   

  但是在整个大学环境中,她很有学识,家庭教育好,说话声音很客套,但还是显得很平常,很普通。恰好,这让我觉得她身上有一种浑然天成的“诗书气自华”。   

  “你好,我叫亚当,汉语系的。”   

  她说:“嗯,你好,亚当学长。”   

  “请多多指教。”我说。“扑哧,”她笑了,“学长,你真有趣。”   

  似乎那次分别后,她开始频繁给我发一些邮件,是一些小说的章节,其中一些人物对白让我觉得她的天分像水龙头滴下的水线,连绵不绝,可是觉得女孩子不应该那么惜字如金的。   

  她给我借一本叫《危险的夏天》的书,是海明威的,我也没翻几页。她亲自到我的楼下找我,穿着一身薄纱裙子,一阵薄荷清香。我从心底产生一种感激和欣喜,忘记了该说什么。为了让她注意到我,我给她摘录一段话夹在书中:“我更喜欢带有自传性质的文字,因为这是讲‘自己’的文学,区别自己与他人的文学,而不是讲我们大家的文学。”   

  她很聪明。   

  知道我可能喜欢她。   

  于是我的思绪回到这里,她看我一丝烦闷,合上笔记本,拿出两个苹果递给我一个。我略显迟钝了一下,咬了一口然后看看图书馆周围的人,她看着我狼狈的样子,更加开心起来。“亚当学长,你是我见过的很特别的一个人。”   

  (一)   

  燕子是新来的老师,她刚刚毕业,准备教授一年级哲学。她打电话给我时,我正在一家仓库当管理员如何才能诊断自己是不是得了白癜风,里面堆满了各种金属和器械,我就在这黑暗潮湿的房间守着。等半个月后另外一个老伙计来接替我。   

  老师是挺不错的一个女子,有一阵子她在讲台授课时,会叫我旁边的蒙田回答同一个问题,是关于为什么请问人体缺少什么元素会得白癜风几率大手被烫伤时要迅速摸耳朵的问题。答案当然不一,后来燕子老师说这是故人喝热咖时问她的一个问题。   

  因为是蒙田练习网球受伤的缘故,我接到了燕子老师的电话,是叫我去代替蒙田帮她打印一份材料。可是我却有一丝担心,打开电筒擦洗机器部件后,我拉上闸,步行到轻轨站台等电车。   

  “参加不了大学生网球联赛,让你们失望了。”   

  蒙田垂头丧气的靠在墙上,接过了我手中的A4纸。我安慰她,看她的秀发落在地板上,泪水滴在地板上,她的双肩在耸动发抖。我轻轻的拍她:“知道你很难过,可是不能哭。“   

  “当,又一次跑在了别人的后面,落单的感觉好难受。“她顺势过来抱住我,嚎啕大哭:”当,膝盖流血了,手腕受伤了,可是都不要紧,可是我就是不愿意认输,我可以不去澳大利亚,可是我不能放弃这轻易到手的一次练习。“   

     

  我静静的听着,没有说什么,帮她把地上的水杯拾起来,她抱住我抱得更紧。我第一次看见运动员如此崩溃,她的深绿色发箍垂下来,白净的脸上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她靠着我的胸。好长时间过去,她好像平静起来,我转过身给她拧盖。她活动了一下,咕噜咕噜喝,一口气也不歇。”谢谢。“她用手擦擦嘴,”看来我要放一段时间的假了,教练肯定又得给我重新规划。然后还要注重饮食,调节肌肉。正好有时间看你写的故事,还可以让你请我吃饭。“   

  我帮她拿起网球拍,看她把网球装进袋子里,然后跛着腿慢慢下楼。我说:”学校就只有一个张继科学长,是神一般的存在,你的路还长,需要懂的东西还很多。“她不走了,站在原地,我侧过头抬起脸,看见莫蕾娜出现在转角处。   

  我松开手,眐了一下。   

  蒙田用力的抓住我的手,紧紧不放,说:”当,我们走。“   

  莫蕾娜没有说话,突然好可怜的低下头。   

  楼道里只是蒙田漫不经心的话。她挣脱我,说:”那女生是谁,肯定不像好人。“我回过头,看不见莫蕾娜的身影,我不知道她已经逃往一间教室,在那里玩手机解闷。   

  她见我不说话,突然开心的笑了起来:”所以我说亚当哥哥还是相信一见钟情的,你喜欢她,是吗?“   

  我选择辞去工作,决定静心看一段时间的书。我也找不到别的擅长的东西了,开始在夜里听那种三年前或五年前的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9 22:02 , Processed in 0.263926 second(s), 28 queries .

农资人 就上植物生长调节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