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回复: 0

凡尘柳色

[复制链接]

925

主题

925

帖子

281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816
发表于 2017-6-18 16:50: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柳絮。   

  我喜欢遥。   

  我第一次见到魏冉是在病房里。   

  我讨厌医院。   

  因为所有人……都是在医院死去的。   

  拿着保温瓶的我正往电梯走着,看到了屹立在病房面前的遥。   

  我知道他不认识我,我默默记住了门牌号,踱步进了电梯。   

  等我从妈妈的病房里出来的时候,遥刚好牵着一位女孩儿出来,女孩儿似乎是痴傻的,她一直流着口水咬着手指傻傻的问,遥:“遥……遥……哥哥,你……要……要带我去哪?”   

  遥说,带你去外面转转。他,面露暖色。   

  女孩说,遥……遥……遥哥哥……哥哥。   

  遥说,你叫什么名字?   

  跟在后面的管家看到了我,恭敬的叫了声:“柳絮小姐。”   

  遥没有注意,他以为柳絮就是女孩的名。   

  遥笑了,说,那以后你就是小柳絮了噢。   

  我抓紧了保温箱,身后的管家似乎正要提醒,我制止他。   

  因为。   

  我,要抢回来啊。   

  不属于我的我都要抢回来呐……   

     

  我与母亲搬进遥的家已有半月了,我看得出母亲喜欢遥父,母亲是个软弱的人,我也明白之所以我与母亲能进遥家是因为我是遥父的女儿,他的私生女。   

  私生女。   

  但我明白,我不是。   

  我只是母亲的养女。   

  这半个月,我从未与遥正式见面过,因为母亲不喜欢招摇。   

  我也不喜欢。   

  我本以为在遥家可以安安稳稳度过,但在十五岁,我遇见了遥。   

  这一生都让我所挂念的人。   

  未搬进遥家前,母亲曾三番五次的劝说我与她一起,我知道为什么,因为没有了我就等于,没有了保障。那是我第一次忤逆母亲,我不希望自己背负上私生女的名声每日活在别人异样的眼神中。我与母亲大吵,最终破门而出。   

  在一家清净地广场前,我第一次见到遥。他哭了。   

  一个16岁的大男孩站在广场楼梯上哭了……   

  我走了过去,拍他,“哭什么?”   

  遥,很不自在的扭过头,“没有,我怎么会哭。”   

  “可是你分明在哭。”我死死逼近着他,指着他红肿的眼睛。   

  他不语。   

  我不答。   

  正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遥拉起我的胳膊,他仍旧低着头,“能不能……陪我……”   

  我又回去,站在他的身后。   

  “你不转过来吗?”我说。   

  “不了,都是陌生人。”   

  “陌生人你还要我陪你?”   

  “因为,只有陌生人才不会再遇见了呐……”   

  一个小时后。   

  我走在回家的路上,下定决心,这个男孩,我要守护他。   

  可能是一见钟情吧。我喜欢他。   

  我答应了母亲与她一同回去,在遥家我远远的就看到了遥的背影。   

  我不敢上前。   

  母亲亦是。   

  待遥走后,我与母亲才拉着行李进去。我本以为遥不会再回来了,却不曾想到他又回来了。   

  我在沙发上收拾着,听到了遥的声音,“哟,这么快就进来了。”   

  我挺住了背,不敢去回头看他,我沙哑着声音,“怎么了。”   

  遥不回答我,哼了一声就往楼上走去。   

  我镇定地走入房间,再没出来。   

  待我出来后,遥已经走了。   

  我又一次的来到与遥相遇的广场。   

  他在这里。   

  “你怎么总是在这儿?”我问。   

  “因为,只有这里比较安静。”他哑着喉咙对我说。   

  “又哭了?”   

  “没。”   

  “那我走了。”我故意的。   

  “别,来了,就别走了。”遥,依旧不回头。   

  “那这次,换我给你说。”   

  我抱着遥的腰,却只能用一个陌生人的身份去做。   

  遥说,他喜欢上一个女孩。她是一个痴呆儿,母亲不准他喜欢,要将女孩带走。   

  我不禁呆愣,原来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遥说,他想带女孩儿一起私奔,可是女孩的病不能拖欠,他带不走她。   

  我说,你知道她叫什么吗?   

  遥拍了头,说,他还不曾问过。   

  我说,那就别问了……   

  遥说,为什么。   

 北京白癜风医院 我不回答他。   

  因为我喜欢你呐。我在心里说着。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他。   

  我随着遥走出医院,看着遥对着女孩温柔地笑,我嫉妒。   

  管家一直跟在遥的身后,几次三番地想开口,因为刚刚遥母来电话了。   

  我拉住管家的手向他摇头,便转身回到遥家。   

  遥母坐在沙发上,抬肘,抚北京白癜风医院了抚身边的泰迪,“所以,你想干什么。”她不慌不乱。   

  “我可以帮您让遥少爷离开那个痴傻儿。但是,我要嫁给他。”   

  “做梦。”她不屑说着。   

  我便知道她不会答应我。也没多说,就往北京医治白癜风的医院疗效好吗屋里走去。   

  遥母看着柳絮的背影隐隐咬牙,她立马订了飞往美国的机票。   

  遥,回来了。遥母扔给他一张机票,“你今天就飞去美国。”   

  “为什么。”遥不解。   

  “你时候该去美国。”   

  “母亲……”   

  “没有余地!”遥母说的很狠绝。   

  “我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等你学成。”   

  遥走了。   

  我来到了医院。   

  痴傻女孩看见了我,吓得不敢抬头,我笑了笑坐在她身旁,“怎么了?你遥哥哥可是嘱托我来照顾你呢。”   

  女孩咬了咬手指迷茫着眼瞳,望着我。   

  “你叫什么呀?”我问她。   

  “小……小……小……柳……柳……絮。”她结巴着回答。   

  “那你父母呢?”   

  “我……我……妈……”女孩急急地扑腾着双手,我朝房门一望,果然有个中年妇女。   

  她说,您有什么事么?   

  我说,只是故人有托罢了。   

  她说,故人?   

  我说,是的。故人,是小柳絮的故人。   

  她说,你和那个男孩子一样都喜欢叫冉冉小柳絮。   

  我说,那她……   

  她说,她叫魏冉,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冉冉总是称自己是小柳絮,怎么也不肯改回来。   

  我说,魏冉,很好听的名字,既然她不想改那也别为难她了。   

  她说,那可不行,这名字可是大事,不能随随便便就改的。   

  我说,冉冉着病有几率治好吗?   

  她说,医生说,要花大价钱,可家里也没什么钱,哎,这孩子也是命苦。   

  我说,我是替故人来照顾她的,以后冉冉的医疗费就算在我头上好了。   

  她说,使不得。   

  ……   

  最终,魏冉好了。   

  可是,她再不能说话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9 22:04 , Processed in 0.268417 second(s), 28 queries .

农资人 就上植物生长调节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