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回复: 0

那么远那么近

[复制链接]

701

主题

701

帖子

213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136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sofar》   

     

  “离开书店的时候   

  我留下了一把伞   

  希望拿了它回家的人   

  是你”   

     

  女子把钥匙插进锁孔,朝着顺时针方向拧开,赤裸的双脚湿哒哒的,一下一下踩在木质地板上,像跳跃的鱼儿。转身,楼道上的灯,忽地灭了。   

  她把刚刚买的两块肉松面包放进冰箱,去阳台上收了衣服,然后脱下针织衫和牛仔裤,随手套了一件干净的白T,衣服很长,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的,她低头闻了闻,大把大把的洗衣粉香气里,微微夹杂着他固有的油彩味道。   

  那个人正在沙发上睡得香甜,身子瑟瑟地蜷缩成一团,像一只猫。她拿了一张薄毯搭在他身上,低下头看他,他的眼睛闭着,舒展的眉角像雾气氤氲的清明山水,空空荡荡的脸色白净得如同脆弱的瓷器。他的头枕在手上,嘴角隐隐漾着笑意。   

  她的手不自主伸进他的头发里,他的头发柔软而干净,似乎比之前长长了一些。她的眼睛逐渐放空,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那是在一家叫“further”的咖啡厅,他坐在她的对面,穿着一身黑色的长风衣,袖口印刻着一长串的白色英文字母,他背上背了一幅画架,黑亮的眼睛像浓稠而又安然的水墨,蕴了几分若有若无的笑意,北京白癜风医院端着咖啡杯,就那么肆无忌惮地看着她。   

  她被看得有些发怵,故作坦然地低头去赶稿子。过了一会儿,他突然走过来一把拿过了她的包,她惊得立马站起来,眼前的男子不知什么时候戴了一个棒球帽,帽檐压的低低的,衬得一双眼睛格外清明。他歪着脑袋,弯了弯嘴角,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一起去喝酒吧!”   

  她定定地与他对视,不知为什么,心里倒也并不觉得反感。敛了一口气,说,“不去。”   

  男子摇头,“这可不行,我刚刚跟你买了单,你欠我的。”   

  她看了看服务员,服务员看上去很年轻,表情有些无措,木木地点了点头。   

  “喏,钱还给你。”   

  她从钱夹里掏出一张纸钞递给男子,男子推开她的手,不依不饶地张着眼睛,“我不要你的钱,我要你陪我喝酒。”   

  那时正好太阳落了山,窗外的天空悠悠地晕了大片大片的红色,风晃晃荡荡地吹进来,像温柔的手。   

  她莫名地觉得安然,抬起头,眼神清淡却笃定,“我叫乔苜。”   

  男子笑了,笑容落拓而纯真,像心思清澈的孩子,“我叫纪然,是一个画家,流浪画家。”   

     

  “阿苜。”   

  纪然突然醒过来,半睁着眼睛,两只手习惯性地环住她的腰。   

  “我买了面包,在冰箱里,你要饿了就先吃,我马上去做饭。”   

  男子点点头,仰着脸去吻她,乔苜淋湿的头发垂落在他的脸上,他似乎被这份凉意刺激到,皱着眉头闭了闭眼睛,舌头依旧在乔苜的牙关里游离,带了些许的薄荷味道。   

  一会儿后,他终于满意地放开了她,靠着沙发喘着粗气,舔了舔嘴唇。揽着她的肩膀问,“你洗澡了?”   

  乔苜摇头,“下雨了。”   

  他突然抬起眼睛,“怎么不叫我去接你?”   

  “不用啊,不会感冒的。”   

  他叹了一口气,起身推着她的肩膀,晃晃悠悠地进了浴室。他坐在浴缸上替她放热水,她在一边站着玩弄头发。他撑着下巴看她,突然笑了,语气里半分无奈半分宠溺,“阿苜,你那么会照顾别人,怎么就是不会照顾自己呢?”   

  纪然出去膝盖上长一块块的白点使我们所说的白癜风的时候吻了吻她的头发,俯身在她耳边,“快点洗,洗完了跟我做饭,要饿死了。”   

  然后抬起头,眼睛清清亮亮的。   

  乔苜以前从来不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的人,还能有像婴儿一样干净得一览无余的眼睛。   

  她多羡慕啊,所以才会格外地袒护与珍惜,生怕有一天,这份难能可贵的清澈也被蒙上了尘世的灰。   

  晚上她和他窝在沙发上看电影,放很老很老的片子,里面的背景音乐是一首调子很熟悉的民谣,被斑驳光线模糊得柔软的男声,似乎在年少的胡同里不经意地听过。   

  窗外有电闪雷鸣,大雨倾泻而下。   

  乔苜往他身上靠了靠,不经意地笑了,他扭头看她,乔苜抬起眼睛,“真好,真安全。”   

  纪然把她抱紧了一些,突然问她,“喂,你有过一夜情吗?”   

  她眨了眨眼睛,“和你算吗?”   

  “当然不算。”   

  她撑着脑袋,表情很认真,“不算啊,那我再想想。”   

  “哦,有一次,大学的时候,我被一渣男甩了,然后去酒吧借酒消愁,遇见了一个特别帅特别帅的帅哥,虽然带着口罩,但真的是特别帅啊。”乔苜仰头看他,笑得狡黠,“比你帅。”   

  纪然喝了一口红酒,笑,“那么帅的肯定是个好人,你可别随便冤枉人家。”   

  “那你是觉得我在骗你?我后来还找了他好久呢。”   

  “哈哈,真的啊?”   

  乔苜瞥了他一眼,他扬着嘴角,心情特别好的样子。   

  乔苜闷闷地想,难道小孩子就不懂得吃醋吗?   

  第二天是周末,乔苜醒的时候已经中午了,迷迷糊糊地走到客厅。纪然正坐在澄色地板上,面前摆着一个很大很大的画架,旁边随意而邋遢地四处放着各色各样的颜料。他正歪着气温转变运动计划有调整头,似乎在纠结下一笔该落在哪儿。   

  乔苜蹑手蹑脚地踩过去,蹲在他身边,再一次被他清奇的画风弄得哭笑不得,洁白的画布上似乎被人肆意泼了各种颜色的颜料,红的,黄的,紫的,蓝的,绿的,总之,用色张扬任性至极,乱七八糟地看不出图样来。   

  “哎哟,纪画家,您是想成为梵高啊?”   

  纪然摇摇头,挠了挠头发,笑得有些羞涩,“比起上次的,有进步没?”   

  乔苜诚实地回答,“没有。”   

  纪然噘着嘴巴,垂头丧气起来,“不可能啊。”   

  然后看向她,眼里又有了晶莹的光,“是不是因为你不是专业的,所以看不出来?”   

  她咧开嘴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膀,“喂,你说你凭你的长相就能衣食无忧了,干嘛要偏偏跟画画过不去啊?”   

  他耸了耸肩,一副你懂什么的样子,然后继续把目光转向画布,认真地皱着眉,画笔在手中轻轻地颤动着,却长久地没有下笔。   

  突然扬起脸,得意而稚气的眸子,“我现在不就是在凭我的长相混吃混喝吗?”   

  乔苜挥了挥手,想要打他,最后却还是不忍心,落在了他柔软的发间。“嗳,所以,你的梦想,是成为一个画家?”   

  他正专心致志地调着颜料,头也没回,漫不经心地回答,“不是啊,我的梦想就是这样子,被一个女人养编辑评语段首请空两格(编辑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5 06:21 , Processed in 0.258684 second(s), 28 queries .

农资人 就上植物生长调节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