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回复: 0

双生之狐妖

[复制链接]

914

主题

914

帖子

278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783
发表于 2017-6-18 14: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别折磨自己了好么?风娘,这不是你的错。”这是我这些年来听匿笙说过的最多的话,她本来不叫匿笙的,可是她以前叫什么当真是忘了。她似乎一直都陪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了,看着她原本光滑无暇的皮肤不知何时也多了些许细纹,是不是真的过了好久了?   

  “风娘?你没事吧?”她又担心的叫了一声,我从思绪中惊醒,讪讪的苦笑了一声,抽身离开了,如今的我,已经和她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了。   

  我叫黎离,风娘是我的乳名,大概很小的时候娘取的名字,那个时候,大宅子里的一切都是那么温馨。爹,娘,匿笙,还有妹妹小绾。有的时候我总在想,如果不是那场大火,我们一家人一定会一直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的,只不过,没有如果而已。那一天,母亲不顾一切把我和小妹从大火中推出来,我回头看到她的眼睛,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灰暗,那种眼神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我拉着小妹,两个孩子完全没有目的走了许多地方,本来说好要好好保护她的,最后,却还是把她弄丢了。她生了重病,病的很重很重,我没有办法,跪在医馆门口等大夫施救,三天三夜,当我终于把医生请到住的乞丐窝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她了。乞丐们都说她死了,病成那样怎么都活不了。但是就算她死了,为什么连尸体都找不到,只有一个可能,她没有死,是那些乞丐赶走了病重的她,她病的那么重,要怎么照顾她自己呢?   

  仍然不甘心的我,找遍了容身的破庙,翻遍了那个村子的每一个角落,整整七天,她就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再无踪迹。在我最崩溃的时候,黎轩出现了。他一席白衣,就那样站在那里,似乎连四周的空气都被隔离了一个圈,深灰色的眸子里满是对这个可笑世界的怜悯。那个时候,他走到我面前,扶着我的脸颊说:“和我走吧,我带你回家,我是你父亲。”我有些懵,父母都葬身火海了,我哪里来的父亲?他嘴角邪魅的向右边一撇,嘲讽的看着我,继续说:“你看,你的头发,你的眼睛,你的脸颊,你的皮肤,没有一样是拜我所赐,我就是你父亲,和我走,我可以给你一切。”   

  “我要我妹妹。”我无比平静的与他四目相视,似乎丝毫不惧怕他身上的气场一般,其实浑身早已瑟瑟发抖。   

  “妹妹啊,她死了,再也回不详细说明女性白癜风治疗不当的危害来了,换一个吧。”   

  我也笑了“你说你可以给我一切,为什么连我一个小小的愿望都不肯帮我实现?”   

  “你不应该有那些虚无的愿望的,我要是你,就选一个实际的愿望。”   

  愿望,可是我连生的勇气都没有了……突然,我有了一个特别的想法“是么?那你可以杀光这个村里的人么?”既然妹妹死了,回不来了,那么就让这个村的所有人,包括让我跪了三天却还是让她死了的大夫,赶走她的乞丐,极寒交迫时冷眼旁观的路人们,统统去陪她好了。   

  “你,说什么?”这次轮到我讥讽的看着他勾起的嘴角变的僵硬,似乎为了掩盖他一闪而过的慌张,又补了一句“我没听清楚。”   

  “我让你杀光他们,一个不留。”这几个字从我口中说出的时候,一字一顿,但是无比清楚,我耗光了自己所有的勇气,“你满足我这个愿望,我和你走,别说做女儿,做牛做马我都在所不辞。”   

  “有意思,有意思,橄榄油和白癜风之间有什么关联真是我的好女儿啊......”   

  然后,那个村子就真的再也没有一个人了,这是他们该得的,并不值得同情,如果当时有人肯对我们稍微好一些,究竟也不会连苟延残喘的机会都没有吧,只不过,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如果。   

  遵守承诺,我和黎轩回到妖界,我有了新的名字,黎离。他是长老,我便是妖狐界少主,在众狐妖之中一妖之下万妖之上。我根本就不想纠结他到底是不是我父亲,也不想纠结自己是不是妖。妖怎么样,人又怎么样,人没有人情,人也没有心肝,到底还不如妖。黎轩对我还是很好的,居然找到了逆笙,她是母亲的丫鬟,待我和亲生女儿一般,当然是我的亲人,一个充满妖的世界,我到底还是像遇到同类一样的开心,不过一想到自己曾经是人,就发自内心的排斥起来。不过身为少主,谁会质疑我的血统就是找死,我并不担心。   

  那一年的中秋节,我作为回报给山上的小道们上了一课,打着匡扶正义的旗号烧死我座下的小妖,他们就一定得付出点儿代价,果不其然,所谓的仙山名派也无比混乱了起来。也许肇事逃逸并不是我的风格,所以干脆在热闹的大街上逛了起来,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肉眼凡胎是无法看得见我的,就这样,我认识了一个很有灵气的小姑娘。   

  我走到莲花灯下正盯着灯出神,和那年娘买给我们的那盏灯一模一样,就这样凝视着,仿佛就回到了那个无忧无虑的时刻,眼前风娘拉着小绾在灯下转着圈嬉闹,不禁湿了眼角。她就这样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眨着灵动的双眼好奇的看着我,本来能看到我的孩子并不会是普通的孩子,不过她的双眼太过清澈,一时间到底戒心全无。像所有小女孩一般,她拉着我问了许多问题,似乎周围的一切都是值得好奇的,我脸上也不自觉的流露出了一抹久违的微笑来,上一次笑我都已经记不清是在什么时候了。“你这个样子就像当年我的……”我不禁脱口而出,不过说到妹妹我又如鲠在喉,生生咽了下去,再不说话了。   

  她凝视着我,半天挤出一句话来,“你要是我姐姐就好了”。我并没有回应她,虽然她不是普通人,可是究竟不是妖,我们到底殊途。不过没有答应,倒也没有拒绝。   

  抱着那一丝偏执,这个女孩让我重新感受到了亲人的温度,我倒是真的贪恋起这样一种感觉。我开始换上一些寻常百姓的衣裙,在她经常出现的地方和她“偶遇”,每次看着她满脸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朝我跑来张开的双臂,我也莫名的温暖了起来,她和我说她隐约记得以前有一个大姐姐也是这样每天被她环绕在身边,我就开始自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觉想一些小绾在我身边向我撒娇向我告状的画面,我宁愿这是一场从未醒过来的梦。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少年月,我对于日子总是过得很混沌,眼前的小女孩似乎长成了大姑娘的样子,我看着她长大了一些的面容很是欣喜,她却突然对我说要走,去找她亲姐姐。我也不知道当时的自己是个什么表情,一定很不自在吧,明明知道我们是互相的替代品,可是说道这个亲姐姐,我依然哑然。我的小绾,是不是也还活着,现在还心心念念的想着何日才能与姐姐相距……我不自在的苦笑了一下,劲量不让她看出来我表情上的失落,和她说好了送她离开这个镇子,就急匆匆的离开编辑评语双生姊妹篇的姐姐篇(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9 16:57 , Processed in 0.278014 second(s), 28 queries .

农资人 就上植物生长调节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