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回复: 0

美丽的误会 _0

[复制链接]

593

主题

593

帖子

181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810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红的窗花,喜庆的中国节,丰盈的年货……雨歌从厨房走到客厅,又从客厅走到书房,唇角带着满意的微笑。但是,当她留意到书架对面收藏柜上各式各样的打火机时,秀气的眉毛突然皱在了一起。她焦急地拿出手机看时间,距离庄则下班回家还有一个小时,她拍拍胸口,庆幸时间还来得及。   

  雨歌匆匆拿起帽子扣在自己瀑布样的黑发上,在脖颈间围上一条米白色长围巾,然后才抓起那件湖蓝色羊绒大衣紧紧裹在身上。只见楼梯口蓝色的衣角轻轻一摆,雨歌美丽的身影已经到了楼下。   

  雨歌和庄则结婚快五年了,每年的除夕都赶上庄则值班,雨歌不是回婆家就是回娘家,看着别的夫妻双双对对的,雨歌心里很不是滋味。今年两个人计划着要宝宝,庄则不但早在半年前就戒烟戒酒,更是向雨歌郑重承诺今年的除夕陪着雨歌一起过。   

  庄则戒烟之后有个特殊爱好那就是收藏打火机,他常常到各种打火机专卖店“淘宝”,每淘到一款满意的打火机都会得意地把玩许久。雨歌刚才清点年货的时候突然想到还没有给庄则买新年礼物,于是便匆匆跑了出来。雨歌走进一家打火机专卖店,选了好久才看中了一款黄铜机底的打火机,上面刻有龙的图案,非常精致。   

  冬天的夜总是来得特别得早,雨歌回家的时候看到自己家的窗户亮着灯,不由心花怒放,庄则已经到家了。果不其实,雨歌刚走近门口房门便从里面打开了,庄则眼睛亮闪闪地望着雨歌大声说:“亲爱的你真漂亮!”庄则一边赞美妻子一边伸手将她揽进屋子,将寒冷与黑暗反手关在门外。   

  “瞧,我买了什么新年礼物给你!”雨歌从庄则怀北京白癜风医院里挣脱开来迫不及待地翻包。庄则在雨歌额上吻了一下,微笑的脸突然蒙上了一丝不自然。庄则的这个表情像刀子一样截断了雨歌的欢乐,她敏感地意识到什么而停止了翻包的动作。她用探询的目光盯着庄则,庄则一脸惭愧地低下头没有说话。但这对雨歌来说已经够了,因为庄则的这个表情雨歌太熟悉了。第一年庄则为难地告诉他,他所在500千伏变电站是一座刚投运的站,除夕这天晚上不能有半点闪失,他是站上最老的主值理应在岗。第二年除夕夜正赶上特大暴风雪,供电公司启动红色预警,庄则一整天都呆在站上。不过,那天晚上雨歌也没有在家过除夕,在交通部门工作的她和自己的同事一起艰守在岗位。第三年庄则告诉心理压力对白癜风的危害大不大她他所在的站要参加国网公北京白癜风医院司标杆站评选,这段时间值班员们都累坏了,他是副站长理应多付出一些。第四年庄则告诉她当晚电视台要到他们站上录节目,考虑到这是树立公司形象的大事,所以他责无旁贷。今年不知道又会有什么推脱不掉的理由,但雨歌不想听了。她猛地摔开庄则的手,扑到床上无声地哭泣起来。   

  盼了许久,期待了许久,最终仍是失望,这种希望破碎的感觉还不如从来就没有希望。   

  庄则走过来坐在她身边细语软声:“亲爱的,先别哭嘛,你听我跟你讲。”   

  “走开,我不想看见你也不想听你说话。”雨歌呜咽着:“我嫂子在北京,我哥哥在上海,人家是双城生活每年过春节还都一起过年,我们倒好,生活在同一个城市,结婚这都五年了,总是我一个人……”雨歌越说越气,越说越委屈,禁不住悲从中来。突然想起自己为他准备的新年礼物更是气不打一出来,她从床上猛地跳下来,用力抹了一下眼泪,然后气冲冲地翻包,摸到那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后猛地扔到庄则的怀里:“坏人,我再也不理你了。”   

  雨歌转身要走,庄则从后面抱住她:“为什么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我做错什么了?”   

  “少在我面前装蒜!我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今年的除夕你又要去变电站值班!我跟婆婆还有我妈还有我哥哥嫂子都说了,大家都知道今年你会陪我过除夕,呜呜……”   

  “谁说我除夕值班了?今年的值班表是站上的值班员定的,直到初五才轮到我值班。”   

  “嗯?”雨歌抬起泪眼转身望着庄则:“今年的除夕你不值班吗?”   

  “不值班啊,我答应了要陪你的。”   

  “那你脸上的表情怎么怪怪的?一脸对不起我的样子。”   

  “我是惭愧自己一整天都在忙春节保电的预案,忘记给你买新年礼物了。”   

  雨歌怔怔地望着庄则足足有半分钟才醒过神来,原来是一场误会,原来是自己捕风捉影。哈!虽然大哭了一场,但对雨歌来说这只是个误会而不是现实真是一件再美好不过的事情。   

  雨歌尴尬地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突然抬脚在庄则腿上猛地踢了一下:“都怪你,是你害我在过年的时候哭,坏人!不理你了。”就在庄则抱着脚原地乱跳的当儿,雨歌飞快地躲进卫生间。   

  雨歌看着镜中的自己,泪痕狼藉的小脸略显苍白,她赶紧用湿毛巾擦脸,又细细的扑上粉底涂了一些腮红。庄则轻轻叩门,雨歌不开,她靠在门上轻轻抚摸着腹部小声说:“宝宝,爸爸不是坏人,爸爸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宝宝要忘掉妈妈刚才说的话噢。”庄则听到了雨歌的喃喃自语,心底涌起一阵狂喜,自己竟然要当爸爸了。   

  庄则站在门外,柔声叫着雨歌的名字,一遍又一遍。雨歌站在门内,在心底应了一声又一声。此时,两个人隔着一道门的距离,但是心却贴得很紧很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3 19:49 , Processed in 0.261429 second(s), 28 queries .

农资人 就上植物生长调节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