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回复: 0

素白生

[复制链接]

701

主题

701

帖子

213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136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讲故事的人,你们是听故事的人   

  故事里是被命运所摆布的人   
告诉我小孩身上白斑咋整
  是你们,也是我。   

  那里有最美的景色,青山,绿水,湖泊   

  那里没有高楼大厦和灯红酒绿,只有茅屋和门口的田   

  这里有最朴素的人,这里有最勤劳的人,这里有最不平凡的故事。   

  “素衣,下来,来客人了!”   

  “来啦—”楼上传来悦耳的声音,我好奇这声音的主人是什么样子的。   

  阵阵脚步声伴随着细小的铃铛声,出现在我眼前的姑娘眉清目秀,一身白色长裙,脖子上系着银色的小铃铛。完美的融合了刚刚的声音。   

  “来,小白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女儿素衣”   

  “素衣,这是摄影师白石,来咱们村子拍点照片,这几天你负责当小白的导游”   

  握手的时候她伸出手配合着脸上的浅笑说:“你好,我叫素衣,素衣朱襮,从子于沃的素衣”。   

  扬之水,白石凿凿。素衣朱襮,从子于沃。   

  我说:“真巧,我们两个人的名字竟然出自同一处。”   

  午饭之后她带着我出去,蹦蹦跳跳的走在我前面,我问她:“你们这里有多少人?”   

  “这里一共有18户人家,一家大约三四口人。”   

  她回答的干净简洁,又没有丝毫的犹豫。   

  我看了看周围的房子问:“怎么只有这些人?”   

  “大部分人都迁出去了,你看到的这些房子大部分都是空的。”   

  我点了点头。她仍在前面蹦蹦跳跳,时不时传来悦耳的铜铃声,我今天烦躁的心情也得到了缓解。   

  我笑着说:“你心情好像不错,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因为你啊”这几个字被风吹到我的心里,我愣愣的看着前面立住的她,风吹起她的发丝和裙角,落日给她佩戴上了天使般的光环,她脸上一直都带着刚见面时那般浅浅的笑容,我竟然有些痴。   

  “我们村子已经很少有人来了,自从报纸上的那件事情之后我们村子几乎属于半封闭的状态。”   

  我没有说话,应该说是没有脸开口吧,因为那件事情我们都是罪人。   

  直到一年前,这个村子的人还过着平凡的生活,耕田,织布,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里有湖泊,青山和美丽的花朵。   

  不知道从那天开始,就有了络绎不绝的游客和数不尽的垃圾。   

  神说这是一个被祝福的村子,在村子的后方,有一个池子,神说,这是一个充满魔力的池子。   

  神是谁,祝福的是什么,魔力能带来的是什么。   

  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去打听和探究。   

  就这样,他们都来了。   

  他们带来了垃圾,污染和最后的悲剧。   

  神说,在池子里有一个守护神,守护着村子和世界。   

  “妈妈,我把火腿给守护神吃,神会不会出来陪我玩呀?”这是稚嫩的童声   

  “神啊,我把家里的猪杀了把血给你带来了,保佑我家的孩子脱离病痛吧!”这是苦苦哀求的妇女   

  “要你这个神有什么用,你他妈能保佑老子步步高升吗?”这是歇斯底里的中年人   

  “神,我把家里的积蓄都烧给你,请你保佑我长生不老”这是白发苍苍的老年人。   

  不到半年的时间,那原本清澈的池子里充满了吃的,硬币和灰尘。   

  神怒了,池子前靠村子后靠山,后靠的山崩塌了,池子被掩埋了,连同祈求的人们一起掩埋了。   

  神说,那是一个被诅咒的村子。   

  那天,这个世界的报纸头条   

  “被诅咒的村子,到底有没有神”   

  “被诅咒的村子,究竟是神还是恶魔”   

  “被诅咒的村子大山崩塌,近百人死亡,责任到底在谁?”   

  时间飞逝,没有人再去提起这个被祝福或者被诅咒的村子,只是外界依然传闻,那里的神其实是恶魔。   

  从此,这个村里的人走的走死的死,留下的只有那些老人。   

  他们说,这是个被祝福的村子。   

  池子不见了,他们说,池子里的神出来了,那座山崩塌的地方又长出了许多绿树和花,门口的田依旧年年丰收。他们说,神还在。   

  我看着素衣悲伤的眼睛问“素衣,你相信神吗?”   

  “相信”少女抬头仰望着天空“神一直都在守护着这个村子,她不是你们外界传言的恶魔,她只是神,守护着村子的神。”   

  一阵风过,少女胸前的两个铃铛互相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素衣含着泪水的眼睛看着我,嘴角依旧带着那笑,我不由自主的拿起胸前挂着的相机   

  “咔嚓-”   

  那一幕被我永远定格。   

  晚上村长请我喝酒,他说:小白,我们这的菜是自己种出来的,酒是自家酿的,保证无公害无污染喝了还能延年益寿。   

  我听了忙饮了好几口,心想着不管有用没用试试总没错。   

  村长的酒量太差,半瓶下去脸已经泛红,素衣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说:“已经很久没有人陪我爸爸这么喝了”   

  我点点头,原因了然于心,村子繁荣,来的人多,陪村长喝酒的人也多,现在的状态不需要表达就已经很清楚了。   

  和村长从天南聊到地北,从家短拉到家长,从农村聊到城市。我们两个人也算是酒逢知己千杯少。   

  “小白啊,我看你这小子很不错,实诚!和我们家单纯的素衣很适合啊”   

  喝醉的村长附在我的耳旁大声的说,真正为民请命花少钱治好病还颇为豪迈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心中一动,差点趁着酒劲儿喊声“爸”   

  一旁的素衣红了脸“爸,你说什么呢?”素衣一跺脚转身跑了出去,留下的只有阵阵的铃铛声。   

  “女孩子家就是娇羞”村长红着脸指着素衣跑出去的方向。   

  “村长你喝醉了,我送你去躺着”急着出去找素衣的我赶忙扶着村长回房间。   

  “小白啊,叔跟你说句实话,在这里,恶魔真的存在,神也真的有,可是神是恶魔,恶魔也是神啊”   

  找到素衣是在小溪旁,微黑的天色映衬着她那白色的衣裙。   

  “在想什么?”我在她旁边坐下,微风轻抚,我半醉的脑袋也清醒了不少,素衣拢了拢头发没有回答我。   

  我们两个人一言不发的坐在原地,听着小溪奔跑的声音,感受着温风轻感恩亲情,感谢中科抚的温柔,享受着只属于两个人宁静的时刻。   

  但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那份宁静,竟然是我和素衣在一起的最后时光。   

  看着被重重包围的村子和眼前愤怒的村民我忽然明白为什么说人是最自私的物种。   

  “自从我们迁出这个村子家里的人病的病死的死,这个被诅咒的地方留着也是祸害,我们要烧了这里!”   

  原来这些人以前都是住在这里的,我似乎能看到他们在这个村子里编辑评语喜欢就说出来,世界上没有后悔。(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5 06:17 , Processed in 0.262063 second(s), 28 queries .

农资人 就上植物生长调节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