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2|回复: 0

一念之间 _0

[复制链接]

914

主题

914

帖子

2783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783
发表于 2017-6-18 12: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楔子   

     

  明朝初年,四月,钟宅,大雪,“哇哇”的哭声从房内传来,每张脸上都洋溢着新生儿的喜悦,慌乱又不失有序的准备着接下来的喜宴,连素日里不苟言笑的钟老爷脸上也带着少见的笑意,9岁的钟家大小姐钟琳站在钟夫人的床头,捏着自己妹妹的手掌,不甚好奇。   

     

  “母亲,妹妹叫什么呀”   

     

  “琳儿,你爹爹早就取好,无论男女,都叫钟离,可好?”   

     

  钟琳挥动钟离的手,望着襁褓中殷殷啼哭的孩子,不住高兴的叫着“阿离,阿离”   

     

  钟家乃是行医世家,钟夫人善于用毒,世上百毒,无一不解。钟家大小姐耳濡目染,小小年纪对用毒之术已颇有建树,也早已指腹为婚,许给她那东方家哥哥。钟老爷善于用药,医术了得,菩萨心肠,每每遇见病重贫苦之人,分文不收,因此广结善缘。这不,恒山派的穆师兄,御剑山庄的童庄主带着他12岁的公子童百熊,连少林的恒一大师也为此赶来贺喜。老来得女,本是大喜之事,却另生枝节。只因恒一大师那句:“这女子的命理颇奇。四月大雪,一岁枯荣。此可谓是,一念成佛,吃什么会长黑色素一念魔,善哉善哉,天机不可泄露”。   

     

  消息不胫而走,传得越发离奇,说是那钟家的二小姐天生独目,力大无穷,乃是那魔王转世人间,势要搅得人世鸡犬不留。俗话说得好,人言可畏,更何况是家世清白,门风刚正的钟家。待钟离3岁之时便被钟老爷强行送上峨眉修行,下令钟家之人不得探望,借此了却她的凡缘,只愿她躲过命劫,安然一生。钟琳不舍得年幼的妹妹背井离乡,远上峨眉学艺,在祠堂跪了3天3夜,直至昏厥,高烧5天不退,全靠钟老爷亲自照料才有所好转。于心不忍,钟老爷才答应允许钟琳每年去看望钟离一次。   

     

  1   

     

  红衰翠减时节,鸟雀的欢噪已然退让到另外一些角落去。一些爱在晚风中飞来飞去的小甲虫便更不安地四方乱闯。浓密的树叶在伸展开去的枝条上微微蠕动,隐藏不住这漫满开来的杀机。远处在那树丛里焦灼的目光,就像在雾夜中暗藏的星星。   

     

  屋内,焚着的香炉冒着青烟,桌案边的一白衣少年,二十五六的模样,眉宇间透着挥之不去的深沉,举着一枚白子看着桌上的残局,若有所思。他侧耳一听,嘴角微微上扬,气定神闲地将白子落下,胸有成竹。   

     

  说时迟那时快,一青衣少女挟短匕首从窗外一跃而进,直逼少年咽喉。少年倚头侧身躲过,反手夺下她的利刃,在手中把玩,点住她的穴道。   

     

  “是谁派你来刺杀我。”   

     

  “你这种人血海深仇无数,害怕没人出得起银两?”这少女的眼睛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错觉。   

     

 不是很了解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怎么样 “你好生眼熟,你是?”   

     

  少女带着面纱,语气带着恨意、紧盯少年,一字一顿“钟离”   

     

  “Duang”匕首落到桌案,听到这个名字,少年有些失神。   

     

  侍女闻声冲进房来,看见此情此景,立即跪下:“少主,在下失职,让您受惊”   

     

  少年摆摆手,示意侍女起身:“我无大碍”   

     

  “少主,这北京白癜风医院个刺客怎么处置。”   

     

  “放了吧”   

     

  “少主,您就这样放了她”   

     

  他笑笑,“她姐姐说过要她好好活着”   

     

  钟离胸口最柔软的地方像是被人扎了一针似的,疼得心头一跳,“是你害死我姐姐,害了我钟家上下几十口,我不会放过你的”   

     

  他眉头一皱,片刻恢复如初:“走吧”,解开她的穴道,又禁不住想问“你当真想要杀我”   

     

  钟离连退几步,恶狠狠地打量守在房门的侍女,“东方柏,我迟早要你的命。”   

     

  “倘若是你想杀我,那有何不可。下月初十,我在这等你,你来便可杀我。”他语气带着诚恳,钟离一愣,不曾回答,从窗口一跃而出。   

     

  侍女走近,整理着打斗中弄乱的书案,“少主,为什么不解释?”   

     

  “她没有说错。”   

     

  “可少主,那些都不是您的本意”   

     

  他没有再回答,起身走到窗边,月色朦胧,自言自语:“阿离也应该有十七了吧”。回忆如海水,一层层涌上心头。   

     

  那年,他年少轻狂,一口允诺教主为教主找到《葵花宝典》,以获得教主的青睐。只是沈家世代守护《葵花宝典》,尤其是当家的沈庄主更是狡猾至极,往后的日子里,他毫无头绪。钟琳见他愁眉不展,便心生一计,说是将钟家特制的无色无味的下入菜中,待夜上三竿再潜入沈府偷走《葵花宝典》,等她们发现《葵花宝典》丢了,早就不知道线索在哪,这岂不是神不知鬼不觉。倘若一切都如意料,世间也不会横生枝节。当他们还沉浸在得到《葵花宝典》的喜悦之时,沈家被灭门的消息轰动整个武林。几十人的性命,没留下一点作案痕迹,人人惶恐,又凭着那剩菜中的,矛头直指钟家。   

     

  在得知武林人士血洗钟家那天,钟琳蹲在钟府门口,像一座雕像。即使一夜大雨,血迹依旧触目惊心,只消一夜,人声鼎沸一时的钟府已成空楼。   

     

  他蹲下身想要抱抱钟琳,却忧伤地发现他抱不稳她。   

     

  她的身体很凉,像一座凌冽的山。   

     

  她哽咽地低声:“东方,我错了吗”   

     

  他看到有泪从她脸颊滑落,他的心如同被麦芒轻轻扎了一下,破天荒地觉得后悔,后悔不该将她卷入这场是非。   

     

  事情并没有因他的悔恨而画上休止符。钟家灭门之事还未告于段落,江湖传闻四起,说是他有《葵花宝典》。居心叵测之人便集结了很多武林中人找到他的住处要求他交出,他拼尽全派之力也难敌对手众多,他只得带上几个心腹和钟琳一路躲藏。那一夜大雨滂沱,他此生再没有看见过那样的大雨,钟琳瑟瑟发抖的和他藏在草丛之中,躲避那些人的搜查。她望着他,他一辈子都会记得那双眼睛,有那样明亮的眼睛,就应该是那种娇滴滴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姐,清脆婉转,一颦一笑,都柔美动人,可现在她为了他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此时,那双眼睛里带着他未见过的绝望,“我有个妹妹阿离,在峨眉,替我照顾她,我要她好好活着。东方,我真的好累,好想睡一觉。下辈子,定要记得我们那溪边的竹屋,我在那里等你”说完,她吞下一颗药丸,脸上顿时无了血色。他不记得之后他是怎么度过那晚,编辑评语故事纯属虚构。每个人都知道东方不败的后果,而我更想写些她的前因。没有人生来狠,皆在一念之间。哪里有什么杀人如麻、嗜血成性的魔,都是些执念太深、无法超脱的佛。学不会放下,那唯有带着所有的执迷不悟一同坠入心魔。(作者自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9 16:48 , Processed in 0.280013 second(s), 28 queries .

农资人 就上植物生长调节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