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回复: 0

灭城

[复制链接]

614

主题

614

帖子

187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871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当大军攻破城门的那一刻,我突然尝到了绝望的滋味,那是一种苦涩的,难以诉说的味道。   

  刹那,叛军的厮杀声,宫里宫女的哭喊声,充斥着双耳。这时,绝望幻化成一双手。它轻轻地扼住我的喉咙,让我无法呼吸。   

  我抱着母妃坐在冰凉的玉阶上。听着水钟“滴滴”的作响,父皇紧拧着双眉,坐在那高高的紫玉金龙椅上。紫玉金龙椅,全天下人都渴望坐上那把椅子,俯瞰苍生,就连那么淡定自若的他,也不例外。   

  他说:“楠兮,你等我,我总有一天会夺回我的一切。”   

  他还说:“楠兮,我们之间隔着国仇家恨,那么远,却又那么近。”   

     

  冰凉的液体滴在我的手上,我慌张的抹去。可那液体似乎越滴越多。母妃伸手抹去了我的眼泪,“兮儿,都会结束的,一切都会结束的。”在母妃的双眸中,我望见那个泪眼朦胧的自己。   

  大殿依然能那么安静,只有滴水声以及那微乎其微的风声。父皇一动不动的坐在那把椅子上,像极了一座雕像。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如果说这便是结局,那我也快要走到尽头了。   

  “噔”一支白羽箭破空而来,射入柱中,入木三分,全皇朝也只有他才有那样精湛的箭术。白羽箭下,白纸黑字刺入我的双目。“国破,城灭,交玉玺”那苍劲有力的字是他的,心中顿时一股苍凉的感觉。   

  我来到父皇的身边,将白羽箭递给他。他任旧一动不动,像是在思索什么。“父皇,我们输了。”我轻轻在他耳边说道。   

  父皇的肩膀微微的颤抖着,几滴泪滑过他的面颊滴落在玉桌上。   

  接北京治疗白癜风效果好的医院着父皇用力扯过我手中的白羽箭,用力折断,随后扔在地上。他喃喃道:“朕不会输的,朕怎么可能输呢,兮儿也觉得朕会输么?”当他无神的双眸再次望向我时,我竟然一句话都都说不出来,只好默默的流泪。眼前的父皇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君王,也许他也是一个失败者,一个帝王路上的失败者。   

     

  贩?   

  很多很多年以前,久到我都快要忘记的时候。我遇见了那个叫做斐然的男子。世人皆道,安远王世子,文采斐然,绝世独立。他的名字便和他的文采一样出众。斐然,如果当初从马上救下我的不是他,带我飞出树林,带我烤野兔,叫我“楠儿”的那个人不是斐然,那该有多好。   

  他对我说过:“楠儿,我是前朝的皇子,我的出生便带的复国的重任。”   

  他说:“楠儿,你愿意等我坐上那把椅子,然后牵着你的手坐上那紫玉金凤椅么?”   

  我问他:“你不怕我告诉父皇么?”   

  他说:“楠儿,你是一个善良的的人,你父皇的位子是抢来的,你会让他还给我的不是么?”   

  他说得对,从一开始父皇背叛先皇,带着铁骑军踏破城门的那刻起,这注定便是个错误。我无奈背叛了父皇,我帮他一次又一次的隐藏起来,我帮他对付我最敬爱的父皇。   

  我说:“斐然,能不能放过我父皇还有母妃一命。”   

  他说:“楠儿,这是我最大的让步了北京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安全。”   

  我说:“谢谢你,斐然,还有,对不起,是我父皇让你家破国灭的。”   

  记忆里的他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抱着我。我的泪水洒在他素白的衣襟上。一滴两滴,然后越来越多,想止不住的雨水。斐然淡淡的叹了口气,抹去我的泪水,吻着我的双眼。   

  那是,我们贴的那样的近,又那样的远。   

     

  去往幽城的那一天,我亲自送斐然到城门下。夕阳映在他的脸上,是那样的凄美绝伦,我痴痴的望着他的脸庞。也许,这会是我们最后一次相见。望着斐然渐行渐远的身影,泪流不止。我努力的转过身去,不想让他回头因为我的泪水而停下远去的脚步,也不想因为他的远去而上前喊他回来。这一切一切的无奈,或许只是因为我们在错误的时间遇上了错误的人。   

  斐然终究还是安全的抵达了幽城,在那他正指挥着大军挺进皇城。我很怕再看见他,因为我怕自己会恨他。我怕自己会忍不住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因此,不敢思念白癜风怎么得的,没有理由。   

     

  贩?   

  殿外的太监、宫女四处乱串,急忙的向着宫外奔去。他们逃命时的脚步声,嘶吼声,尖叫声,打破了殿内的宁静。母妃突然从玉阶上起身,她轻轻地从父皇的一侧抱住他,道:“皇上,我们输了,从踏入殿中的那一刻我便知道,这江山不属于你。这江山太沉重了。你知道么?我们的皇儿正在外面杀敌保卫这片江山,可又有什么用呢,你我都知道,这江山最终还是会失去的,放手吧!”   

  母妃的话许是撼动了父皇,父皇伸手将母妃抱在怀里,喃喃道:“韵儿,上穷碧落下黄泉,也只有你陪我了。”父皇哭了,一滴又一滴的滴在母妃的脸上,人、他们的泪水交汇在一起。   

  母妃突然抬手,拉着我的手道:“兮儿,你能将我放在后宫的盒子拿来么?”母妃的眼里含着泪光,我抹去泪水,点了点头,提起裙摆朝着母妃的寝宫跑去。   

  突然,人群中有人喊道:“不好啦,大殿失火了。”我一惊,父皇母妃还在里面,他们怎么可以……   

  我慌忙的向大殿跑去,而那一刻,敌军也正好攻入宫中。   

  我还来不及寻找那素白的身影,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救父皇母妃。大殿早已被熊熊烈火包围,隐约之间听到父皇在唱:“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烈火之中,父皇弹琴唱歌,母妃合着歌声舞蹈,那是世间最凄美的舞蹈。   

  我不禁朝着烈火中走去。耳边似乎听到斐然急躁的在喊叫什么。我不顾一切的走入烈火中,也许这对我便是最好的结局。   

  斐然,我们之间最终还是差了那么一小步。   

     

  贩?   

  新皇登基,该国号为昌明。   

  新晃励精图治,勤于朝政,只是……   

  “皇上,后位一直悬着,此乃国之大事,恳请皇上及早立后啊!”大臣纷纷劝谏。   

  坐在高位的皇帝,紧闭双眸,没有言语。半晌过后,缓缓道:“容后再议,退朝。”   

  众臣一头雾水,不知为何皇上迟迟不肯立后。   

  六月,草长莺飞,前朝的大殿早已被一把大火化为乌有,只留下一片废墟之地。工匠们在烈阳之下,汗水一滴滴的挥洒在地上。远处一片明黄色的身影深深地望着这片废墟,眸中带着点痛苦又仿若什么都没有,只是深深的望着。身边的侍卫道:“皇上,您真的要重建大殿么,那毕竟是前朝的东西了。”那个身影一怔,喃喃道:“朕,只是想把她留下来而已,她却走得一干二净,朕知道就算把大殿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也不会再有她的身影了,但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 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3 19:45 , Processed in 0.261078 second(s), 2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