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回复: 0

青青子衿

[复制链接]

925

主题

925

帖子

281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816
发表于 2017-6-18 07: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我第一次见到顾远歌时17岁。   

  我叫苏浅寒,在那个破旧肮脏的老式的居民楼里,都知道那个颓废神经质的女人和她那可怜的女儿。我很不明白,明明都是一样的人,却总是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善意来证明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过得比自己差。他们总是说“浅寒啊,你妈妈这几天还好吧。”我讨厌别人叫我的名字,浅寒,这似乎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我,我有个悲惨的人生。我无意与他们过多的回旋,“哦,还没死呢。”然后在他们还来不及说下一句时,利落的关门。   

  他们的语气变得是那么的快,快到我的门都还没来得及关严实。我笑了笑,没错啊,我就是个没心的人。   

  我生活的如同黑暗中的老鼠一般,在那片肮脏的世界里苟且的生存。我向往阳光但是我不喜欢。那种无处可藏的压迫感,让我那么清楚明白的看到自己的悲哀。在遇到顾远歌之前,我以为我要这样了此一生。   

  那时我在酒吧推销啤酒,我看够了那些丑恶的嘴脸,我的生意总是那么的好,他们总是说“小寒啊,我真是爱死你这张清冷的脸了。”我总是笑着,然后让他们买我更多的酒。   

  看吧,男人就是贱啊。   

  所以经理派我去vip包间接待贵宾时,我是真的很意外,酒吧里最少不了的就是那些善于交际的人,她们都比我合适的多。那是我第一次见到顾远歌,他穿的西装革履,坐在沙发上,就像只猫一样,慵懒英俊,眼神却那么的明亮犀利。就算是在这昏暗,暧昧的灯光下,也盖不住他身上的贵族气息。我低着头走到他身后,不一会儿,就有人推开了包间的大门。走进来个中年男人,满脸愤怒,都没有坐下来就指着顾远歌说“顾远歌,算你狠,合并的事你做梦。”顾远歌只是笑着晃动着酒杯。我在他身后悄悄的看着他,那么自信优雅。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我觉得自己也好像醉在他的酒里了。后来他们都说了些什么我早已经不记得了,我只知道顾远歌的助理用眼神示意我给那男人倒酒的样子,记得男人推开我时我不小心洒在他头上的酒。   

  “你怎么回事,顾总,这也是你的安排吗?”   

  顾选歌没有反驳,只是拿起合同书说“签吧。”   

  那男人没有接过来,只是转过头对着我“好啊,那就看这个小姑娘怎么道歉了。”   

  顾远歌没有再说些什么,我嗤笑一声,“好啊,怎么道歉。”   

  “既然你把酒都洒了,那就把这里的酒都喝完吧。”   

  我忽然想到自己的生活,像蝼蚁一般,只要别人愿意,我就要继续过着卑微的一生。我狠狠的抓着酒瓶,指甲泛白。   

  我不记得那天到底喝了多少酒,只知道我的意识慢慢模糊了,在倒下之前,我浅笑一声,“这样够了吗。”   

  再次醒来是在医院,在被护士推进病房时我就醒了,我知道顾远歌在,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挣开眼睛。我听见他让所有人都离开,我捏了捏被子下出汗的手,呼吸变得紧张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他的声音是那么的好听,侵入人心。原来他早知道我在装睡,便索性挣开眼。   

  “苏浅寒。”我回答他。   

  “以后跟着我,愿意吗?”他就这么平淡的说着将要要改变我一生的话。   

  “好”我没有问他为什么,也没有问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这是我摆脱那种绝望生活的唯一机会。   

  “从今以后,你叫苏曦。”   

  就这样,顾远歌给了我新的名字,以及新的生活。苏曦,我喜欢这个名字,充满希望和阳光。我只是没想到,我也会喜欢上顾远歌。   

  二   

  夜晚总是尽显奢糜,豪华的宴会厅里,身着礼服的男男女女都举着高脚酒杯,巨大精致的水晶灯照亮了每一个地方,连那冰冷的酒水也好像泛着高贵的气息。我挽着顾远歌的手进入大厅的时候,舞会已经开始了,顾远歌端起一杯香槟,放到鼻尖闻了闻,眯着眼睛,那么温柔。不少人开始走过来和顾远歌寒暄。   

  “嘿,陆总,终于来了,这个案子完成的不错,恭喜恭喜啊。”一个身穿黑西装的中年男子走过来,那是佳豪集团的谢总。   

  “谢谢。”陆远歌举了举酒杯。   

  “陆总不愧是后起之秀啊。”一个跟在谢总身后的男人说。“哎,这位漂亮的小姐就是苏助理吧,都说陆总身边有个红粉佳人,工作上也是难得的人才,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另一个男人把得了白癜风要怎么治视线放到我身上,做势递给我一杯酒。我望着陆远歌,他只是笑着看着我,我微笑得体的接过酒杯,轻轻的呡一口“过誉了。”   

  “那么,苏小姐,跳个舞怎么样。”这是从谢总身后走出一个男人。我这才注意到他,他的眼睛中目的性那么强烈,毫不掩饰,那么的肆意妄为,像是草原上挑衅动物的豹子,我不喜欢这样的眼神,“不好意思,我的脚有伤,不能跳舞。”我无意成为他的猎物,也无意与他回旋,便彻底的回绝了。“苏小姐,别放在心上,这是我儿子,刚从国外回来,没个正型的。”我微笑着摇摇头,奇怪的是,他并没有继续要求。   

  来和陆远歌打招呼的人越来越多,我本就不喜欢这样的宴会,到处都是虚伪和冷冰。陆远歌是了解我,他用眼神示意我去那边的露台,我便找了个机会离开了。   

  我端着酒站在露台的玻璃门前,那玻璃门上印出来的女子,穿着米色的抹胸长裙,头发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高高盘起,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这样一个美丽优雅的女子,再也看不出当年那个尘埃里的自己。十年前,陆远歌将我带回去,他让我上学,他会的东西很多,他都会慢慢的教给我。我第一次问他为什么是在马场,他骑着马,逆光中我看不清他的脸,他说“你记住,只有有价值的人才值得我的帮助,所以,苏曦,强大起来吧。”直到现在,我依然记得他跟我说要强大起来时的样子,也是那个时候,我悄悄把他放到了心里,我可以学会他要我学会的所有东西,尽管我并不感兴趣,我可以拿到优秀的成绩,我也可以留在他身边成为他工作中的利刃,我完完全全成了另一个人,有了我以前完全不敢想的生活。但是……我摇了摇手中的酒杯,慢慢的把酒倒掉,十年前顾远歌把中科白癜风我从医院带走,我的胃却一直没有好,只要喝一点点酒,就会钻心的痛。我笑了笑,看着最后一滴酒从酒杯中低落,原来我还是没能真正的,靠近他啊。   

  “怎么,酒不好喝吗?”   

  我下意识的看向声音的来源,是刚才那个豹子一样的男人,他倚着门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走到他的身前,淡淡的说“请让一下,我要离开。”他只是耸耸肩侧了侧身,我像松了一口气一样,抬头刚要说话,他把食指挡在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9 22:00 , Processed in 0.265453 second(s), 28 queries .

农资人 就上植物生长调节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