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9|回复: 0

魂断邓州

[复制链接]

907

主题

907

帖子

276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764
发表于 2017-6-18 03:0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话说阿才,土地强征后,带着老婆阿霞和孩子发仔,一家三口,离开世世代代生活的农村,抛下六十多岁年老多病的双亲,进城到广南市打工。   

  进城五年多来,他被老板炒鱿鱼二十多次,换了十多个工种,饭店洗碗工、小区清洁工样样都干过。起早摸黑,一天埋头苦干十多个小时,月工资仅二千元出头,除房租、水电费外,剩下不多了。市场物价不断上涨,买一市斤青菜心都要十多元左右,别说进城打工赚钱,照顾年老多病父母,连维持自己三口人日常生活都很困难。   

  没钱,五岁的孩子上不了幼儿园,只好让老婆阿霞在家,一边带孩子,一边买菜做饭。一天,据同事说搬运工,收入可观,一个月可收入三、四千元。他考虑到自己年仅二十九岁,有气力,便辞去了清洁工活儿,转干搬运工。可是,搬运工干了两个多月,由于一心想多挣点钱,解决孩子上幼儿园问题,然而,钱赚不到,反扭伤了腰,赔了夫人又折兵,心里感到很不安和无奈。   

  在家养伤一个多月后,阿才考虑到,自己身体再干搬运工是不可能了。听说江西一对夫妻,到广南市收破烂仅两年,返回老家建起一幢五层楼房。阿才听到这一消息,心里频频欲动,便急不可待带着尚未完全恢复的腰伤,做起收破烂生意来。但是,收破烂工作,并不像传说中那样容易赚钱。如今,市场经济,走私有化,为了维稳,城中小区像一座座监狱,外面都筑起围墙架起铁丝网,配上保安人员日夜站岗放哨,不准外人进入。头一天,阿才来到一高档别墅小区收购破烂,看到别墅小区门口贴着一张告示:“收破烂者与狗不准入内”!他看到这一条告示,自己的心灵立刻像被一支锐利的针深深刺痛,气愤不平。他想着,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西方列强侵略中国,把中国人当作狗;如今,改革开放,在中国土地上,先富人把穷人当作狗,真是岂有此理。想到这,他感觉到自己的人格受到侮辱,自尊心受到巨大的打击,心里十分痛苦。一气之下,他把收破烂的称杆、麻袋全都丢到垃圾桶里,忍着一肚子气返回家去。   

  回到家后,一连两天不吃不喝,肚子里的气愤,一直没有消失。房东见到阿才精神不振,没有工作,生活困难,便向阿才介绍做生意门路。   

  房东说:“倒卖生意兴隆。一个月下来,多可赚一二万元,少是五六千元。”   

  阿才一听,心里一片震惊,他想,爸妈常常教育自己,做人要忠诚老实,安分守己,不能为了钱,什么坏事都能干出来。于是,他对房东说:“这是害国害民的事情,宁愿饿死,也不去做这种违法违纪事情。”谢绝了房东的好意。   

  说实在,阿才并不是怕苦怕累的人,此刻,他心里并没有过多的奢望。心里想着,只要人格不受侮辱,不违法不违纪,有钱赚,能养家糊口,工作再苦再累都不怕。看来,收破烂行当,自己受不了先富人这种歧视与侮辱;做生意,尽管能够赚大钱,但是,自己又不想干这种违法犯罪行为。考虑再三,他打算另找自己适合的工作。   

     

  (二)   

     

  经老乡介绍,广南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招聘建筑工,这是一家私人股份制公司。据说,老板很傲慢,员工干活略有懒怠,就会受到惩罚。阿才听老乡这么说,虽然,也打了一个冷战。可是,建筑工工资高,一个月有三、四千元。他心里想:我不偷工,认真去做,就不会受到老板惩罚。   

  阿才怀着饶幸的心理,去广南公司应聘踫踫运气。如果自己运气好的话,遇上有良心的老板,生活就会好起来。   

  这天一早,广南的夏日,热气烫人。阿才来到建筑工地,在公司工地临时办公室,找到公司总经理潘发财,提出应聘建筑工的要求。潘老板看到站在面前这位大约二十多岁,身材一米六六,留短发,圆面孔,典型的南方农民,便进行考核问话。   

  “叫什么名字?”潘老板问。   

  “叫阿才!”阿才回答。   

  “哪里人?”潘老板问。   

  “琼州人!”阿才说。   

  “应聘何工种?”潘老板问。   

  “筑墙!”阿才回答。   

  “干过吗?”潘老板问。   

  “在村里干过!”阿才照直回答。   

  “好!你到第三施工队干活,自备筑墙工具,明天上午八点上班。月工资四千元。”潘老板说。   

  “好的!”阿才看到很快就被录取了,很高兴地回答。可是,他心里很纳闷,因为,录用后什么合同都没有签订。   

  第二天,天刚蒙北京白癜风医院在哪里蒙亮,阿才吃了一大碗隔夜粥,背起工具包,就骑上自行车急急忙忙赶往工地。工地离租住地十多里路,如果顺利的话,骑自行车半个多小时就到。   

  八点钟,阿才准时到达工地。进入第三施工队工地,他与早已来到工地的农民兄弟一一打招呼后,于是,他就拿出工具开始筑墙。在工地上,阿才看到,工地四周都站着公司雇佣军。他们穿着黑色保安服,载着黑边白色大头帽,腰间插着对讲机,左手带着白底黑字雇佣军肩章,右手拿着黑北京市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色电警棍,他们不是监督工程质量,而是奉老板之命,监督农民工劳动。远处,地上撑着一把太阳伞,伞下三个人:一是潘老板,他头上载着白色“南洋帽”,身着咖啡色西装,手里握着一条闪闪发亮的木杖,坐在右侧;一是潘老板女秘书丁丽,她穿着一身淡黄色连衣裙,烫一头秀发,左手提着一个金色手提包,坐在左侧;另一位是潘老板贴身保镖。这位高大的保镖戴着黑色太阳眼镜,严肃地站立在潘老板背后面。此刻,潘老板和丁秘书坐在太阳伞下,随着电风扇送来的一阵阵微风,情趣正浓在喝茶交谈。   

  说实在的,对于筑墙这一活儿,阿才跟父亲在农村也曾经干过。所以,面对这一活儿,他一干就上手,不需要任何上岗前培训。阿才发挥自己的手艺特长,干得十分卖力,别人北京白癜风治疗的最好医院一分钟筑两块砖,他却一分钟筑三块砖,总比别人多一块;烈日当空,别人休息片刻去喝水、小便,他却埋头苦干,滴水不饮,一直干到中午收工。这样的埋头苦干精神,阿才连续干了半个多月。在这期间,每天都会看到潘老板在打骂农民工。一天,一位农民工乘小便机会,偷偷在临时搭建的小便棚里吃烟,被雇佣军发现了,遭到老板木杖痛打一顿。   

  阿才的勤奋工作,干了一个多月时间,盼望老板发放工资。可是,公司有一条不成文规定,干两个月发一个月工资,一个月工资作为押金。这样,阿才还差十五天才到两个月时间,他只好忍气吞声继续干。由于过度劳累,尚不完全恢复正常的腰骨,重新疼痛起来。此刻,他是多么想坐下来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9 21:59 , Processed in 0.271717 second(s), 28 queries .

农资人 就上植物生长调节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