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回复: 0

玳弦

[复制链接]

670

主题

670

帖子

2045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045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枝桠上的烂银碎玉,包融了常青松的哑绿,绽在连绛的金钗上。江子简只觉得她美得不可方物。   

  狐裘月裳,广袖涟逦,浮丹流翠,素履嬿行。   

  她将手搭在案几上,时而亮丽时而哑沉的光在她的白衣间起浮,绘出精妙绝伦的昆仑锦绣,后摆两侧缀着星点翠红的梅曳着消融在雪中,厚重的狐裘掩不住若隐若现的娇小身躯,一双坠入了星辰的桃花眸,倦怠慵懒。   

  “你不必教我三从四德,朱熹是个伪君子。”   

  这是她于江子简的第一句话,毫无矫揉做作扭捏不安,满是苍劲的力道,有着种子生根发芽直冲云霄的如虹气势。   

  江子简有点懵。   

  “那我该教你什么?”   

  “你认为,你能教我什么?”   

  “沧江好烟月,门系钓鱼船。”   

  “旅宿”   

  “心断新丰酒,消愁又几千。”   

  “风雨”   

  “前面戍月支,城下没金师”   

  连绛笑了,江子简也笑了。   

  “瀖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她的眼睛一下子亮起来:“观公孙大娘弟子剑器行。”   

     

  二   

  她数不清这是第几个私塾了,前面的都被打发了。不过总是好的,那些人只晓得商榷章法,俗不可耐,还没有资格经天纬地,却给她定下男尊女卑的枷锁,三从四德,她才不是要嫁人的小家碧玉,更不是行走都要故作姿态的大家闺秀,像恶心的。   

     

  三   

  “你来迟了。”连绛抬起眸子,望向来人因疾步而微微发红泌汗的面庞,不由得说的,这位少年内里的文雅让连绛十分惬意,不像其他人身上难闻的墨臭,在他的袖间,总是一股好闻的书卷味,眉眼中的英气与温言款语搭配得普通九月的秋风与粘稠的桂香,刚刚好。   

  “是。”他也并非没有歉意,只是他没有心思去忧虑迟到的结果。   

  连父看他的眼神复杂,狠狠剥皮察骨,又有缠绵的留恋与爱惜。让他很不自然。   

  “绛儿与你,绝不能逾越半分。”   

  他的语气轻得像一篇落羽,晃晃悠悠沉重的打击在他心上。   

  莫非,连和,真有断袖之癖?   

     

  四   

  “你不见你父亲?”   

  连绛的脸一下沉下来   

     

  五   

  天青庭台,连绛正在熟睡,未施粉黛,出水芙蕖。   

  依旧是一裳白衣,却敌过万千脂粉。   

  墨发绺莹,柔得像身下的湖,拢住了半张脸。江子简在一旁研墨,看着砚台中的墨越来越稠,最后清晰映出自己的眼睛,和面前她娇俏的倒影。   

  她睡起来是什么样子呢?   

  腻玉般白皙的面颊,成扇鸦睫,高挑的鼻梁,两弯眉画远山青,翡翠樱唇秋水润。   

  他竟忍不住摹了起来。   

  “绛儿与你,绝不能逾越半分。”   

  笔尖一颤,半分,都不肯吗。   

  他将纸收去,留下几点未干的墨迹。   

     

  六   

  “醒了?”   

  “唔。”   

  “你父亲要你。。。”   

  “江子简。”她突然低声唤他,那声音,要酥了他的心,让他瘫成一汪潭水,也扔要向她的方向流去。   

  “请我喝酒。”   

     

  七   

  有风从远方吹来,有风,向他们吹来。   

  连绛的发安顺的依在肩头,露出一只小巧的耳朵,轻瘦的下巴凌锐狂傲,埋在清澈的黑夜里。   

  滟金粼粼,榴花满盏。   

  月光作缀花的轻纱,所有的光线汇集在她一人身上,她的眉眼低垂,看不清表情。   

  “人,为什么要活着?”   

  江子简语塞,他从未见过如此清冷的女子,扑朔朦胧,若即若离,她的心已然是一片大海,东西南北随意恣睢,于是她的思想也是澎湃的潮水,瞬间猛疾带着不可抵抗的狂力,娇弱的躯体无非是一副外壳,内里奔腾咆哮的血液有着目空一切的灼热。   

  伴着沉淀的星辰,“江子简。”   

  “爱是什么?父亲说他爱我。”   

  湖面上倚着将老的波涛,垂死不休涌上四周冷硬的石壁,翻腾不止,生生不息。   

     

  八   

  “你是画白癜风的病因有哪些哪?”连绛庸卧塌上,眯眼。   

  宣纸上层层覆盖墨色,却胜过彩色斑斓。时而浓重时而淡薄,偶有几处淡薄中勒出遒劲的一笔,铮铮有声。有莹莹微闪的河流,芳草萋萋的农舍,高光与暗影天衣无缝的吸纳包融,天下无双。   

  “我未来的管辖区。”   

  江子简声线灼热。   

  “那你,日后带我去吧。”   

  连绛缓缓转身,沉稳小憩。   

     

  九   

  两年光阴,白驹过隙。   

  “江子简。”连绛踏上台阶,月白锦裳,素服花下。   

  她的容貌未变,才情不改,只是做事更加雷厉风行,像个任性娇纵的混世魔王。   

  “嗯?”他回眸,不经意望见了她面颊上的酡红,这般虚张声势,他不曾见。   

  “此生荼蘼开棠杜,三遍荣华不过你。”   

  他一愣,过了半晌——   

  “我在野书上看到的,你可知晓?”   

  “不知。”   

     

  十   

  “连绛,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会怎样?”   

  江子简研墨,连绛笔尖一颤,走?   

  “走就走吧,我家还请不起另一个私塾吗?”   

  你如果敢走,我便搜寻你到天涯海角,我要让你痛不欲生,让你爱我爱得,痛不欲生。   

  “这个送给你。”   

  迎面抛开一个小巧的金钿,连绛伸手抓住,天突然开始下雨。   

     

  十一   

  “求你,让我见他。”连绛茕茕孑立,月罗白衫。   

  堂上男子玄衣猎猎,背手对她。   

  她几乎是要哭了,却咬唇隐忍着。她记忆里以来,没求过人,没哭白癜风是怎么样引起和得的过,一身傲骨,绝不折腰。   

  从那天开始下雨开始的预感,终是验了。   

  她去了天青亭台,去了如墨楼,去了百世轩。   

  可哪里。   

  都没有他。   

  没有江子简。   

  有他研的墨,有他写的字,有他,刚赠她的金钿。   

  “求父亲!”她扑通一下跪下,如此决绝有劲,月裳染上缁尘。北京白癜风医院“让。我。见。他。”涕泗纵横。   

  我果真没有能力跟随你到天涯海角。没有勇气背叛父亲。   

  什么时候,如此依赖你?   

  你笑的时候有霞光荡漾的酒窝。   

  烦的时候有难以抚平的眉尖。   

  认真的时候那么安静。   

  喝酒的时候那么文雅。   

  你爱喝百世轩的陛泉。   

  爱赏如墨楼的字画。   

  总爱研用不完的墨。   

  你作画的时候会先落款。   

  赋诗的时候会先填尾联。   

  你的画里有个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5 06:12 , Processed in 0.256841 second(s), 28 queries .

农资人 就上植物生长调节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