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回复: 0

美人泪

[复制链接]

701

主题

701

帖子

213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136
发表于 2017-6-17 22:4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楔子   

  太医院的人都说:皇上怕是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几天后,宫中传来太后孤注一掷的决定:   

  她要为缠绵病榻的皇帝寻一门亲事,冲喜。   

  而一向温和开明的陛下,这次竟然没有反对太后的决定,反而公开提出了皇后的人选:   

  他想要的那个人,是若将军家嫡亲大小姐,若瑶。   

  为此,若瑶摔碎了家中一切能摔的东西。   

  ?   

  一   

  若璃一直都知道若瑶生得很美。   

  若瑶的美,不俗艳不寡淡,眉梢眼角带着点恰到好处的矜持与张扬。哪怕她犯了天大的错,只要她软软地扯着你的衣袖,对你露出一个甜甜糯糯的笑来,任谁都会在这样的笑容里丢盔弃甲。   

  若璃宠着若瑶不是没有理由的,她从小看着妹妹长大,当若瑶还在襁褓里的时候,若璃就已经会摇摇摆摆地走到妹妹的摇篮旁,伸出胖乎乎的手指,戳戳若瑶的脸。   

  妹妹含含糊糊地咬住她的手指,磕磕绊绊地喊她姐姐,那时若璃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   

  若璃是府中长女,母亲死后,叶将军便将若瑶的娘亲立为正室,若瑶为嫡女。大概是幼年失恃导致的内向,若璃不大爱说笑,也不大爱走动,她无论对谁都是一张温和的笑颜,彬彬有礼却拒人于千里之外。爹娘怜她丧母,每次府上发放月钱衣帛,总先让若璃挑走最好的那一份。   

  若璃细细地挑过之后,总会偷偷地把妹妹若瑶叫过来,将自己的份例换给她。   

  父亲问她为什么,她想了想说道:妹妹生得好看,应该打扮得好些。父亲叹息着摸了摸她的头,逢人便说她懂事。   

  若璃唯一不纵容妹妹的地方就是念书。若瑶抱怨说自己看见经史子集就头疼,若璃就向夫子申请把她和妹妹的闺塾放在一处。两个粉嫩的小女孩,若璃充其量只比若瑶大两三岁,却硬是摆出一张老成持重的脸来,严肃又认真地握着小竹板,一旦若瑶走神就会被她打手心,声音听起来很大,落下去却是不轻不重。   

  姐姐不求你母仪天下,也不求你光耀门楣,只求你明是非,懂大礼,然后一世平安喜乐。   

  那是太后亲自来若家求婚的第二天,若璃握着若瑶的手,沉默了一会儿,说出了上面那样的话。   

  她当然知道自己血缘至亲的妹妹嫁进宫去是什么情况,皇上日薄西山,说句大不敬的话,若瑶相当于是嫁了个活死人,说不定几天后就得随葬皇陵。   

  而若瑶还这么年轻,正是二八少女,灼灼韶华。   

  她也知道皇上为什么看上了若瑶,,还有一点,就是若瑶出生的时候,背上胎记状似凤凰,好事之徒便传言那是皇后之兆。   

  太后亲自来下聘,而若瑶当众摔了礼部送来的一对并蒂羊脂玉莲花。大概是想不到自己家中最重礼教,却偏偏出了个这样不知礼数的女儿,若将军气得手都在发抖,照着若瑶的小脸便要给她一耳光。   

  若璃恰好进门,看到父亲扬起的手。她想也不想地扑过去,抱住她已经吓得呆住的妹妹,那一耳光便结结实实地落在了若璃右边的脸颊上。   

  老爷子戎马一生,这一耳光是实打实的分量,若璃茫然地抬起头来看着父亲,只觉得右耳处有腥热的液体细细流下。   

  若瑶在哭凭什么要让我一个人为你们去送死之类的话,可是若璃听起来只觉得朦胧而模糊。   

  大夫来了,说,若璃的右耳怕是被将军打聋了。   

  见到血以后,若将军终于冷静下来。送走了太后,他转头将若瑶关进了她的闺房。   

  而若瑶则决心要逃走,皇帝纵使高高在上,她却早已为自己选定了命中的良人,那是她十五花灯节时偶遇的翩翩少年,许诺会带她远走高飞。   

  若璃想,罢了罢了,到底是她最心疼的妹妹,她护了她十六年,不在乎多护这一次。   

  她变卖了自儿童得白癜风的原因己所有值钱的东西,兑成金银缝进妹妹的包裹里,趁夜色打开了若瑶房间里的锁。   

     

  二   

  若璃在举国欢腾中披上了嫁衣,嫁进了皇城。   

  她没想到自己这样一张寡淡北京白癜风医院哪家好如水的脸,竟然真的可以李代桃僵。彼时圣旨尚在门外,而家中若瑶已经杳无踪迹,若璃跪在父亲面前,老将军再没有力气发怒,只得任她代嫁入宫。   

  大娘流着泪为她梳洗打扮,只需要挑起眼角带出天然的矜持,唇边张扬出与生俱来的骄贵,眼波流转间谁敢说这个姑娘不是名满京城的若瑶?   

  她安安静静地坐在坤宁宫中,迎着圣上的目光,一点笑意清浅。   

  当今的天子眉宇苍白宛然若病,他一动不动地盯着她看,眼神却是炽热入骨。   

  若璃努力回想着若瑶平时的笑靥,尝试着甜甜糯糯地唤他:陛下。   

  猛然间她被拥入一个怀抱,那人在她耳边说:瑶儿我终于,终于盼到你了。   

  若璃的笑容有一瞬间的仓皇:陛下?   

  不要叫我陛下。他温热的呼吸吹拂在她的耳畔,我叫,李铭。   

  珠灯氤氲出一片朦胧暧昧的光晕,光晕中红裳翩然坠地,如梦如水,投映出那女子背上凰凰于飞的胎记。   

  然而宫灯的光线终究是过于昏黄了,否则李铭定然可以看出,那胎记经过重重掩盖,依然带着磨之不去的烙痕。   

  若璃向来反应迟缓,在第二天醒转过来的时候,她才有工夫回想昨天晚上自己有没有哭。   

  大约是哭了的吧。   

  她是真的害怕,若璃原本就不是多么刚强的女孩,她害怕这九重宫阙,害怕深夜里伴随着壶漏声葳蕤而生的寂寥,害怕举目四望孤身一人再无依靠。   

  然而从此以后她就要将属于若璃的一切付之一炬。九重华裳之下,她是中宫之主、母仪天下的若瑶,端着妇德、妇言、妇容、妇功的面具,恭谨克己迎来送往。   

  若璃自嘲地想,原来入宫之后,才发现当皇后乃天下第一的苦差事。   

  为妃嫔之间的钩心斗角劳心劳力也就罢了,她怎么能忘了自己的妹妹,半个月前还曾当众忤过太后娘娘的面子?   

  本是前来请安的若璃跪在慈宁宫殿外,满地的并蒂莲碎片硌得她膝盖生疼。若瑶当初一能治疗白癜风的医院时冲动摔了礼部的聘礼,估计也没想到到头来太后会喝令自己的姐姐跪在那碎片上面认错。正午阳光正烈,若璃头晕眼花,然而不敢有片刻的晃动。   

  李铭拖着病体赶到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他一直暗暗喜欢的那个姑娘如木雕泥塑一样跪着,发丝尽被汗水打湿,一张脸苍白无比,裙下碎片零落,浸了一地血红。   

  李铭是孝子,无法顶撞太后。他沉默地看了看地上跪着的若璃,若璃虚弱地对李铭笑道:这里日头正烈,皇上还请回避,臣妾无碍   

  正当她说到臣妾无碍,李铭忽然一撩袍子,在她身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5 06:19 , Processed in 0.269076 second(s), 28 queries .

农资人 就上植物生长调节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