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回复: 0

承载 _0

[复制链接]

593

主题

593

帖子

1810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81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滂沱大雨,哗哗哗……   

  白莲花的小院里,雨水积了脚面深。房檐上的水就像不断线的珠子,一个劲地往下流。大雨落在地上,在积水里激起很多气泡泡,气泡覆盖了小院。7岁的大儿子孔一坤和5岁的二儿子孔二坤,一个人戴着一顶草帽,光着下身在院里玩水,雨水顺着草帽沿向下流,孔二坤在水里跳着,溅起一道道水柱。孔一坤用脚给孔二坤撩了一脸水,孔二坤一边往外吐,一边用手抹脸,一边喊:“娘,俺哥撩在俺嘴里水了。”   

  正在屋里纳鞋底的白莲花放下手中的鞋底和针锥,走到屋门口,两只手把着两条门框,向外探着头:“一坤,你给我北京白癜风治疗最权威的医院进来!”   

  两个孩子进了屋,把草帽摘下来放在屋地上,草帽上的水流在了屋地一大滩,白莲花对两个孩子说:“到西里间玩,不准费。”说罢还是那种老姿态,两手一托两条门框,仰脸自言自语道:“真要下塌天哩。”   

  白莲花的爱人孔玉林推开街门,披着一张塑料纸,裤子挽得老高,光着腿,穿着凉鞋,淌着水走进来。   

  白莲花看到爱人进得院来,嗔怪地说:“下这么大,你就在公社吃一顿食堂吧,看把你淋成啥了。”   

  “今个儿夜里写了一份材料,差不多鼓捣了一个通宵。今天晌午回来睡会儿。公社不是白天睡觉的地方,不是这个找,就是那个叫。”   

  “赶紧去换换衣裳吧,我马上做饭去。”   

  孔玉北京治白癜风医院哪家最好林刚到东里间,“咯吧”一声霹雳,一道闪电,在屋顶爆响,震得小院颤抖着。说来也怪,霹雳一响,雷电一闪,倾盆大雨倏然停止。   

  白莲花有点目瞪口呆。等她回过神来,忙向堂屋跑去,一进屋,傻了眼,屋东头的房后坡露起了天。她——呆若木鸡,神情恍惚的原地转着圈儿,神经质的喊着:“玉林,玉林!”   

  四五分钟过去了,她似乎恢复了意识,忙往西里间跑,一坤和二坤紧紧地蜷缩在前炕西南角不敢动弹。白莲花这时不知所措,转了一个圈儿,走到外间,面对露天的后屋顶,喊着:“玉林、玉林!”   

  三孔桥第一生产队党组长石虎住在白莲花家右边,隔壁邻居,他和爱人雷虹失急慌张地跑来了,看到白莲花呆立在堂屋外间,问:“一坤、二坤呢?”“在西里间。”他一仰脸,发现屋后坡露了天:“房塌压住东西没有?”白莲说:“玉林刚回来……   

  石虎心里“忽射”打了一个激灵,马上去掀房上塌下来的椽头、泥笆和瓦块。   

  小院站了很多人,村支书乔先礼从人丛中穿过,走进堂屋,白莲花说:“玉林还压在下面北京治白癜风的地哩。”   

  先礼一听,脸一下子“秃噜”(地方语,阴沉的意思)下来,忙上前与石虎一起往外传椽子和瓦块。在场的人“呼啦”一下过来,迅速传递起杂物。玉林找到了,已没有了气息,浑身绵软,脸上红一道青一缕。先礼和石虎将玉林架到外间,先礼问白莲花:“西堂屋有啥没有,让玉林到西堂屋吧。”白莲花说:“那里好像没啥。”她用力挤了挤干涩的双眼,无可奈何,“你们当家办吧,我的脑子一片空白。”石虎和先礼一边抬玉林一边对雷虹说:“你照顾莲花和两个孩子。”   

  公社书记王忠良、社长李达发、副书记崔巍来了。先礼说:“王书记、李社长,咱三孔桥集可是遭大劫了,玉林中雷电身亡。”   

  王忠良把大家带到胡同口,对身边的一位机关干部说:“通知粮店、供销社、供电所,”他看了看机关干部补充道:“反正就这码子事,牵扯到那个单位就叫他们的领导来。”   

  粮店、供销社、供电所等一些社直单位的领导们赶来了,王忠良对他们说:“咱三孔桥公社出了塌天大祸,公社干部孔玉林中雷电身亡。出了这么大的事故,各单位要伸出友谊之手,为受害者和受灾家属解决些具体问题。”他扫视了一下在场的人们,“我想咱这样,供销社负责帮助死者解决衣裳;粮店呢,看他们缺多少粮;三孔桥大队呢,先礼你负责解决棺木问题,至于修墓和其它人工,由第一生产队解决。宜早不宜迟,现在就动手,各负其责。这里留下民政助理管东发,具体协调。谁有啥提出来,没有就照办。”他咳了一下,提高了嗓门,“另外,要抚慰死者的家属,有什么具体问题,先礼你要主动解决。”   

  由于刚下罢雨,生产队里也没什么要紧活,大部分男劳力都到地里修墓或出树合棺材,一些妇女们在为死者做衣裳,剩下一些上点岁数和一些没有事的妇女,聚集了一街两行看热闹,大家围绕着中雷电之事展开了话题:   

  “劈死他不亏,当干部没少做了亏心事。”   

  “玉林平时棱不棱,横不横,砍货一个。”   

  “玉林媳妇白莲花才不是人哩,逼着人家打胎,咋没劈死她!”   

  “还是人好心天不昧,都说没有神,这不显灵了?听说玉林浑身都是龙爪抓的印子。”   

  “人常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间未到。今个儿发生的这事,足以说明问题。”   

  大家越说越起劲,参与的人越来越多,涉及的问题也越来越广泛。   

  “玉林他爹就不是好东西,曾经有过两条人命哩。沾光死得早,要不还要出人命。”   

  “他娘也不是瓤家,要不就不会二十几岁就死了。这就叫恶有恶报……   

  玉林的丧事有序进行,社员们在队干部的领导下,各项工作有条不紊,两家被雷的房子修缮完好。玉林的尸体又安放在东边的那三间。玉林的墓好安排,按这一带风俗可以入坟了。   

  白莲花哭得眼泡都肿了,三天三夜还没有喝一口水,没眨一眼,雷虹一直陪在她身边。玉林的一双孩子,穿着孝衫,戴着孝帽,在父亲的尸体旁玩耍。白莲花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爱人的尸体旁,点燃了黄表,没有眼泪,只会呻吟,有气无力地对正玩耍的一坤、二坤说:“哭哭你爹吧,过了今天连死爹都见不到了。”她吃力地伸出手,又添上几张黄表,“玉林啊,你留下俺娘仨叫俺们咋过哩……   

  二   

  人常说,寡妇门前是非多。白莲花遇到了很多尴尬事,弄得她焦头烂额,心力交瘁,心简直都要死了。丈夫逝后,本要辞去大队妇女主任之职,但公社想照顾她,大队觉得她这几年工作也不错,当妇女主任多少有个补贴。白莲花也确想改嫁,一是再婚后怕孩子们受歧视,二是也就没有合适的,一来一去,一晃就是四、五年,一个人拉扯着两个孩子,用泪水,汗水和心血,送走月亮,迎来太阳,周而复始。   

  人多嘴杂,唾沫多了也能淹死人。三孔桥集从南到北,从东到西,都在传说白莲花坠胎的粉色新闻,街头饭市,大街小巷,田间地头……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3 19:46 , Processed in 0.282461 second(s), 28 queries .

农资人 就上植物生长调节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