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植物生长调节剂生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回复: 0

天堂有多远

[复制链接]

898

主题

898

帖子

2737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737
发表于 2017-6-17 14: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个冬天,很猖獗,像强盗,肆意闯入,带来的阵阵寒气,砭入骨髓。拥着被子躲在床角,背墙而坐,警醒双眼,看进进出出的人,嘀嘀咕咕,个个悲戚,特别地陌生、虚空,不像现世,恍惚觉得,是另一个世界,天堂还是地狱?不知道,只知道灵魂被抽离,成为一只灰色的老鼠。寒冷,从四面八方侵入,疯狂地扑向我,抖颤,全身战栗一团。其实,我是在有暖气的屋子里,正午的阳光,正将温暖切成碎片,慷慨地给予,满床的斑驳。   

  我还是看见有一只硕大无比的黑蜘蛛向我爬来,伸出锋利的爪子,怪异十足地说:“来,孩子,到姑姑这来”。   

  她分明是想吃我,却装成我的姑姑,诧异地看她,一双浑浊了的眼,满脸堆砌的皱纹,熟悉又陌生。恍惚,还是恍惚。   

  “姑知道,你被吓着了,现在好了,没事了,你是安全的”。退却,退着无处躲避的身子。她的手还是落在了我的身上,却没将我拎走,而是轻轻地拍抚、哄劝,你是有福的,佛祖保佑了你,让你回到了亲人间。更加地恍惚。   

  对呀,我是有个姑姑,我们生活在同一社区,常常走动。此刻,却升腾成一团飘远的雾。其实,姑姑坐在了我的身边,棉被一样地拥住了我。   

     

  昨天,冬至,对,就是昨天,传说中的世界末日,过了午后的三点,没有出现传说中的黑夜。太阳高高地挂在天空,还有温暖在散发,明亮亮的,似乎比以往更清丽。因为,飘落的雪,已用它圣洁的身子覆盖了世界,还有尘嚣。特别地想出去,是调侃这荒唐的世界末日,还是因为压抑的太久?我不知道,只知道,我要走出家门,必须要走出去。   

     

  这之前,姑姑一再叮嘱,家里要备足吃喝,冬至开始,将有三天的黑夜。自此,火山、地震、洪水等等灾害频频而来,会死好多的人,留下的都是信教的。到时,不要恐慌,要禅定打坐,念南无阿弥陀佛,她一副预言家的模样。我对世界末日之说,持怀疑态度。几年前,曾有位科学家预言地球要毁灭,身亡了。结果,地球照样自西向东旋转。至于打坐念佛求得避灾,更觉得荒唐,还是耸耸肩。   

  问姑姑:“假如真有灾难,跪地求佛,佛就能救我”?我是不屑的。   

  姑姑却认真地说,佛无所不能,只要信佛,佛就能渡你。   

  “我不信,比方说生老病死,这是自然规律,佛能起死回生”?   

  姑姑说:“当然能,佛海无边,能救赎所有生灵,只要你信它”。然后,她振振有词地讲,一个癌症患者,癌细胞全扩散了,生命垂危。因为,人家是佛家子弟,自己又虔诚拜佛,结果,癌没了,成为健康人。还有,一个大款,喜欢,光了全部家当,想到了死,有人说,只能加重罪孽,他就改信佛,结果,时来运转……一讲到佛的故事,姑姑能从早讲到晚,讲得活灵活现、有鼻有眼,仿佛是她亲眼所见,她能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讲,讲得吐沫星乱溅。   

  我不愿听,翻来倒去就是那一套,老调重弹。我竭力躲她,姑姑却按住我不放,要求我虔诚拜佛,必须和母亲一起念经。   

  我讨厌姑姑的这种自以为是,强制于人的做派。六十的人了,牙齿都快脱尽,腰佝偻成括号,还这样强势,为了让我听信于她,她会送经书,逼着我看;会在母亲的卧室摆上供品,让我跪拜;会打开电脑,调出净空法师的讲座,逼着我听。最受不了的是她的絮叨,一遍又一遍,喋喋不休。母亲就是在她北京哪家医院白癜风较好的说服下信佛的,还说姑姑这是好心。在我眼里,姑姑就是个瘟神,她越强求我做的,我越是叛逆。   

     

  我要出去,必须走出家门。我要呼吸,要新鲜的空气!   

  于是,就在冬至的这个下午,我走出了家门。   

  我不知道,母亲跟在我的身后。自从父亲去世后,母亲再没嫁人,一个人拉扯着我,含辛茹苦。记得小时候,冻僵的手脚,总是被母亲捧在怀里暖着;记得我穿的衣服,总是母亲手工缝制,式样独特;记得学习用具,总是在需要的时候被翻新;记得满天飞的帽子、手套、手帕、袜子等,总是被洗净、收纳、归置;记得每次回到家都有可口的饭菜、筋疲力尽时总有一杯热水滋润;记得拿到文凭、有了满意的工作,总会有一份礼物恭候……母亲只是北京白癜风手术幼儿园的老师,薪水不高,却从不报怨、也不絮叨,永远是做的比说的多。   

  母亲不放心我,我三十才婚,好不容易怀上孩子,还有早产的征兆,大夫让我卧床保胎,我却因为郁闷而往外跑。母亲是怕我有什么闪失,宁愿成为我身后的影子。   

  外面的世界真好,白装素裹,处处雪白,在阳光下闪着晶亮的光。空气是清新的、湿润的,长长地透了口气,好舒畅。走上街头,走在宽敞的柏油马路上,看路边的树干、看枝桠上盛开的白色花朵,展示不同的身姿,那么舒心和清丽。   

  我不知道,身后正有一辆汽车驶来,摇晃着身子,母亲听到声响后回过头,又下意识地将我推向右侧。我跌倒在路涯上,雪是铺在我身下的厚实的棉被。我的母亲却倒在了车轮下,身下有她喷出的鲜红的血液。   

  地球还在自西向东慢慢地挪着脚步,我却迎来了自己的末日。我失去了母亲,至亲至爱的母亲!   

     

  我成了冰坨,任何的温暖都无法消融。   

  家里来了好多的人,认识的、不认识的,全成了晃动的影子。我还是抖索在床角里,不同的是,我的身子已被移到了母亲的卧室。   

  母亲的橱柜是长方形的,面西而卧,一直被当成了供桌,供着观音菩萨,还有我的父亲,天天在供桌前念经的母亲,如今,却成了摆在这桌上的遗像,遗像下摆放的是供品,全是母亲生前爱吃的糕点、水果,前面还有香炉,燃着并立的三柱香,音乐是立体的,不知道从哪放出的,在整个房间环绕,是低迷、凄切的《大悲咒》。   

  身边的姑姑盘腿打坐,双手合十,眯着眼不停地念:南无阿弥陀佛,根本不顾忌进出的客人。只是,在念的过程中,时不时地会捅我一把,要求我跟着一起念:南无阿弥陀佛。这么一来二去的,我的身子晃了又晃,索性将被子蒙在北京哪里有治白癜风的头上,将自己裹进黑暗中。   

  既然走进了末日,就让黑夜属于我吧!没有母亲,就没有光明,世界就是无底的黑洞,一切都不存在,什么车子、房子、食品、器具,乃至声音、影像,全都凝固,全被黑色吞没。   

     

  其实,黑色是可以流动的,有思想在沉痛中复苏。我一遍遍地诘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就没了母亲,这么突然?眼前有画面弹出,是母亲扑到的身子,还有很刺耳、很刺耳的刹车声音在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Archiver|Shenghuawang.com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7-6-29 16:57 , Processed in 0.275622 second(s), 28 queries .

农资人 就上植物生长调节剂网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